胡见踯躅

我狗涉,圈名贼多随意就好,
喊我狗侠也可以─━ _ ─━✧
但我希望朋友的备注是,机智聪明可爱无敌漂亮亲爱的阿涉!

Hhhh

东京不太热

☆食用说明:

☆原女,越前中心向

☆日常向的鬼畜大法

☆原女纠结于牛顿定律

【1.清晨】

  桐川贝芽是越前龙马的邻居,在她转入了青学之后幸运的和可爱的邻居同班。
  
  他们在国一第二学期的时候成为了邻居,只不过国中的时候桐川贝芽嫌弃青学的校服难看,转到了国外去,虽然后来她后悔了。
  
  青学高中的校服是黑色海军服,比国中被誉为青菜的要好看多了,所以她又恬不知耻的回来了。
  
  越前龙马对于这个没骨气却热衷于作死的邻居感觉到非常麻烦,却偏偏生不起气来,毕竟她曾经帮了卡鲁宾的忙,再说又已经认识了一年多了。
  
  桐川贝芽洗漱完毕之后,简单的用了早餐拿着伞和便当出门了,她的父母外出工作研究,很少回家,托他们的福,她从来不用担心钱的问题。
  
  她本来不打算和越前龙马一起上学毕竟他起的比较晚,可是谁能告诉她这个打着哈欠在她家门口的是谁啊?!
  
  “刚好,一起上学吧。”
  
  墨绿色发丝的少年微微睁开他琥珀般的双眼,富有磁性的声音偏偏带着一股未睡醒的软糯,此时阳光是乳白色一样的纯净,赋予平时张扬的他一种意外温柔的感觉。
  
  “越前龙马你人设崩了吧?!”桐川贝芽下意识把自己心里的话说了出来,看到越前龙马一瞬间眯起的眼睛里透出的不满,心里惴惴不安。
  
  果然,听到那个少年那样子说。
  
  “你说什么?”
  
  “我……咳咳,”桐川贝芽假咳两声,“我说你今天真帅气。”
  
  越前龙马压压帽子,“我知道。”
  
  桐川贝芽:……
  
  后来两个人还是迎着阳光走向了学校,路上越前龙马很疑惑,为什么桐川要打伞?
  
  在他问出来之后桐川贝芽瞬间炸毛,“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一样白吗?混蛋!”
  
  桐川贝芽不说还好,一说越前龙马就盯着桐川贝芽的脸胳膊还有腿看了一下,果然,黑了。
  
  “越前龙马你还敢看……”
  
  “是你自己说的,忍不住看看。”
  
  桐川贝芽气的牙痒痒,这种毫不在意的语气太气人了。
  
  其实桐川贝芽也不也是有多黑,只是因为在越前龙马身边所以显得很黑,所以说,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2.课间】 

    2. 课间
  
  “诶,越前,你物理那么好,给我讲一遍牛顿定律吧!”
  
  桐川贝芽走到越前龙马的位置,灿烂的笑容和理所应当的语气让越前龙马眉头一跳。
  
  “你自己不就是物理课代表吗?而且你成绩比我还好!”
 
  桐川贝芽叹了一口气,“那已经是上星期的事情,现在物理课代表是你啊。”
  
  越前龙马表示自己听不懂她的话,“桐川你在说什么?”
  
  桐川贝芽笑的很天真【wei】烂漫【suo】,海蓝色的眼睛眯了一半,眼袋深深地凸了出来,显得她整个人更加猥琐。
  
  “越前,老师要让我做班长,可是这样子再兼职物理课代表实在是太累了,我就向老师推荐了你,毕竟啊,你的理科真的很好呐。”
  
  虽然已经知道自己邻居是个怎样的人,但越前龙马还是惊讶桐川贝芽身上不同于可爱外表的猥琐气质,“你……别这样自作主张啊!”
  
  “伟大的物理课代表大人,请务必为我讲解一番牛顿定律吧,我可是……”

  桐川贝芽眸色一闪,海蓝色的眼里沉淀着笑意,顺便非常熟练的卖了个萌,“很期待您的理解呐!”
  
  越前龙马看着外表可爱的桐川贝芽,即使知道她的本性非常猥琐,可是每次都会被桐川的外表欺骗。
  
  他叹了一口气,只当是报恩了。
  
  然后他细细的讲了起来,此时已经能够感觉到阳光的温度了,温暖而不炽热,在樱花当做背景板的窗外,带着吟游诗人一样的浪漫色彩。
  
  桐川贝芽一脸认真的看着越前龙马,他的表情非常认真,直到越前龙马讲完了抬起头来。
  
  越前龙马一抬头就是一脸迷妹【……】看着他的桐川贝芽,“嗯?桐川,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啊?” 桐川贝芽如梦方醒,“哦哦没什么,就是觉得你说的很对!”
  
  “……嗯,牛顿定律,你应该不会再不会了吧?”
  
  桐川贝芽忽然间有点失望,“嗯,应该是吧。”
  
  
  
  
  

评论(6)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