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见踯躅

我狗涉,圈名贼多随意就好,
喊我狗侠也可以─━ _ ─━✧
但我希望朋友的备注是,机智聪明可爱无敌漂亮亲爱的阿涉!

Hhhh

如升楼旧事

☆食用说明:

☆今天要怎么坑鹿神?





【三 . 鹿神与酒】

  折荧捧着一盆花儿串门子到了定居在瀑布下桃树边的酒馆,爷爷告诉她要想发家致富,就来这边坑鹿神。
  
  “鹿神鹿神,你看这是什么?”
  
  正在擦瓶子的鹿神一顿,眼睛下意识瞄了过去,瓶子顿时摔在地上碎裂掉,“是解百忧!”
  
  “一百两一盆,你买吗?”
  
  “买买买!”
  
  鹿神捧着花盆,柔情的注视着解百忧,连带着语气都变得有些不可描述,“姑娘,你还有多少解百忧?”
  
  “喔,都还在长呢,等长好了我给你送过来,对了你有什么好茶吗?”
  
  鹿神脸都黑了,在酒馆里讨茶,姑娘你可真有想法。
  
  “如果特别好的茶,我可就多送你两盆花儿。”
  
  “那必须有啊!姑娘你等着我这就给你找!”
  
  鹿神送别了折荧,告诉她一定要再回来送花儿。
 
  鹿神送的茶叶是隔着布袋都能闻到清浅的香味,可是泡下去之后香味却十分浓烈,满室馨香。
  
  爷爷深吸一口气,这才慢慢的品了起来。
  
  折荧被烫了一口,即便这香味几乎顺着肺腑由内而外散发着,她还是喝了一杯就不敢多喝了。  
  
  “你倒是有本事,把鹿神的透骨香换了出来,他可宝贝的很,任谁都不给换。”
  
  折荧笑,“那是换东西的人拿出的东西不够好,即便好的东西也未必和他的意。”
  
  爷爷也笑,“世上怎么会有换不到的东西。”
  
  “时间不早了,阿荧告辞了。”
  
  爷爷看着外面的阳光灿烂沉默了,这孩子眼神怕是不好使。
  
  折荧走路都能嗅到自己身上的香味,透骨香,这名字倒是极相称的。
  
  香味缥缈,极清极浅,仔细去闻反而是闻不到的,随意吸一口却满口馨香。
  
  她眼前晃过一个熟悉的短发姑娘,急匆匆的出了门,她跟在她后面。
  
  “你有什么要帮忙的吗?”
  
  “谁……是你啊?”
  
  短发姑娘眼神很慌乱,甚至还残存着几分怒意,“鲲……被我妈丢了。”
  
  折荧看她几乎要哭出来,掐了个法诀,一只蝴蝶在她手心凝聚而成,“跟着它,一起去找吧。”
  
  路上,折荧和椿交换了名字,彼此也熟悉了些,“你怎么没回人间,还留在这儿啊?”
  
  “这是另一个交易了,我留在这里陪着师傅,我的眼睛就还是我的。”
  
  “人间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
  
  折荧眼里浮现出一种很复杂的神色,“有好有坏,也有不好不坏的,好到了极致的,坏到了极致的,人生百态,很难一言概括,你要说人间……”
  
  “呵呵呵,人间可是个好地方。”
  
  小老鼠站在她肩膀上为她撑着一把红色的伞,她笑得十分渗人。
  
  “人间是个好地方不错,可要说是个坏地方也没错。”
  
  折荧接下鼠婆的话,捏碎了掌心中的蝴蝶。
  
  “他在这里。”
  
  折荧和椿一同看了下下水道,折荧露出明显的嫌弃,椿虽然也如此,但已经打算下去捞鱼了。
  
  一路尾随的湫阻止了椿,“我下去,你别下去。”
  
  “诶,你们想要鱼的话,我可以帮忙啊,不过,你们得让小帅哥和我跳支舞。”
  
  湫看到鼠婆脸都绿了。
  
  椿拍了拍湫,“快去啊!”
  
  老鼠搞定了背景音乐,老实说这背景音乐很魔性。
  
  那些明显是人间之物,想来这鼠婆应该也是去过人间的。
  
  “嘿,别说还真跳的有点莫名其妙的好看啊……”
  
  “你这么一说倒真是……”
  
  “你们可别说了!”
  
  老鼠把鲲抬了出来,被熏晕的鲲紧闭着眼,椿把埙拿出来吹了几下,鲲就醒了过来,然而他们面临着一个非常尴尬的局面,因为鲲现在非常的臭,椿虽然不在意臭味,但是鲲很脏,不乐意往椿怀里钻。
  
  折荧又掐了个法诀,一颗比鲲大一些的水球出现在鲲面前,“洗一洗吧?”
  
  鲲想也没想就钻进去游了好几圈,出来后总算是不臭了,椿这才算是抱的到鲲了。
  
  “将来,这可是一条大鱼啊……”
  
  折荧接了下一句,“您别是想吃酸菜鱼吧?”
  
  椿抱着鲲紧了紧,“休想。”
  
  鼠婆讪讪不知该说什么好,“嗨不就随口一说吗?你身上,有点香过了头啊,这可不好。”
  
  折荧嗅了嗅,“怎么会?明明很淡了啊?”
  
  “是吗?”
  
  鼠婆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离开吧,我这老婆子没心思待客了。”
  
  “那……再见咯?”
  
  折荧没有看错,在椿,湫,还有自己踩住光的那一刻,她眼中流露的,是羡慕吧?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