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见踯躅

我狗涉,圈名贼多随意就好,
喊我狗侠也可以─━ _ ─━✧
但我希望朋友的备注是,机智聪明可爱无敌漂亮亲爱的阿涉!

Hhhh

如升楼旧事

☆食用说明:

☆故事就到此为止啦,以下是前文链接,方便阅读【自己找起来都嫌麻烦。】

【一 · 生死有命】: http://yuqishe.lofter.com/post/1f33f728_11ee0a67

【二 · 海的尽头】: http://yuqishe.lofter.com/post/1f33f728_120001cb

【三 · 鹿神与酒】: http://yuqishe.lofter.com/post/1f33f728_120ae71e

【四 · 椿湫与鲲】: http://yuqishe.lofter.com/post/1f33f728_120b74a8

【五 · 六月飞雪】: http://yuqishe.lofter.com/post/1f33f728_123aba80

【六 · 执棋之人】: http://yuqishe.lofter.com/post/1f33f728_12460032

【七·尘埃落定】

  在折荧埋头苦练法术,修为大有长进的某一天夜晚,她神清气爽地出门做夜宵吃。
  
  看到了一堆叶子突然变成了人!
  
  没穿衣服的那种。
  
  “啊!!!师傅有人耍流氓啊!”
  
  没穿衣服的少年羞恼极了,“我说折荧你喊什么啊喊!”
  
  捂着眼睛的折荧,“诶?这声音很熟悉啊?”
  
  她放下手,回头望了一眼,又闭上眼,“啊啊!师傅!湫耍流氓啊!”
  
  灵婆出现在两人面前,手里拿着一叠黑色的衣服,递给一脸怀疑人生的湫。
  
  “你大惊小怪做什么!真是没见过世面!”
  
  行行行,师傅你见过世面你看过没穿衣服的人行了吧!
  
  “以后湫就是我的接班人了,但你还是要留在如升楼,直到你大限之前,你都要尽心尽力的辅佐他,明白么?”
  
  折荧感觉自己脑海中闪过什么,但那一瞬的灵感实在是抓不住,她闷闷的应了一声。
  
  如升楼的日子是非常枯燥的,自从湫来了之后代替了折荧跟随在灵婆身边学习,折荧就更加无聊了。
  
  她还是很爱说话,但她更喜欢和那些她养的花草说话。
  
  她还记得和鹿神的约定,她把新的解百忧种子给鹿神送了过去,鹿神送了她好几坛酒,都被湫偷偷喝掉了。
  
  每次一触及到他惆怅而无解的眼神,折荧都败下阵来,不忍苛责,可是这次她真的忍不下去了,这混蛋吐在她身上了。
  
  今儿不暴打你湫一顿是我折荧对不住自个儿了!
  
  浑身青紫的湫睁着迷茫的眼,“折荧?我怎么这样了啊?”
  
  “醒了来喝点醒酒茶,喔,你在撒泼的时候撞到了门边的花瓶,还跟它打了一架,然后你就这样了。”
  
  湫半信半疑,忽然意识到不对,双手捂着胸口,“你脱我衣服??你耍流氓!”
  
  “我呸那是猫儿给你换的!湫我看你是皮子痒了!你才耍流氓!”
  
  折荧把茶给他放下,瞪了他一眼把洗好的衣服放在他床边后迅速离开。
  
  湫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醒酒茶,只觉得涩极了。
  
  醉梦浮生间,是不是只有醉酒的时候,回忆里的一切才属于他呢?
  
  每当梦醒,寂静如死的如升楼仿佛只剩下他一个人,冰冷到令人窒息。
  
  入口忽然有了一丝甜,湫惊讶的睁大了眼。
  
  “湫你好了没啊!该吃饭了!再不快点师傅就要把你那份吃掉啦!”
  
  门口传来女孩气急败坏的声音,罢了还踹了踹门,“你快点啊!”
  
  湫把那杯茶一饮而尽,大步走了出去。
  
  他想,这如升楼到底不是那般荒寂的。
  
  他还来不及看到太阳就被推了回去,伴随着女孩歇斯底里的尖叫。
  
  “啊啊啊!!湫你怎么又耍流氓了啊!去穿衣服啊!”
  
  喔……刚刚走的太急他忘了穿衣服。
  
  隐隐约约已经觉得好似无所谓 (  ?) 的湫还是在折荧的尖叫下妥协了。
  
  “好了好了,吃饭去吧!”
  
  “湫你以后别喝酒了。”
  
  折荧皱着眉和他并肩去往大堂里,路上这样对他说,湫还想说些什么就被下一句怼的哑口无言,“鹿神已经不给我换酒了,你也没有月俸,还是不喝了吧。”
  
  湫讪讪点头。
  
  “总是沉浸在回忆里,生活中是不会有任何进步的,湫要变得更好才行,等到将来重逢的时候才不会后悔。”
  
  折荧认真的对湫说着。
  
  湫第一次认真的看着折荧的眼睛,恍然间觉得这个朋友是非常睿智的,有时候看她的模样,仿佛什么都知道。
  
  他已经听清了言下之意,却如鲠在喉不知该回答些什么。
 
  “你那个茶……怎么有点甜?”
  
  “喔,阿羽给我一箱农夫山泉,我用那个泡的,是挺甜的。”
  
  “啊?”
  
  ……
  
  所幸余生还长
  还会有重聚的时光
  那时我们一定要问鹿神讨酒
  喝到地老天荒。
  
  我的使命,大概就是如此。
  
  昏黄的烛火下,疲惫的青年伏在案桌上紧闭着眼,显然累极,长发女子悄然进了大堂,把他扶到隔间的床上,为他掖好被角又出门了。
  
  世间唯有日月与神方可永生,她的生命似乎要走到尽头,即便是修炼大成也不过堪堪七千九百九十九年,剩余的一年就是她的大限了。
  
  女子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七千多年的时光,她把藏书阁的书都翻了个遍,终于翻到这么一条记载。
  
  『上古有大椿者,其八千岁为椿,八千岁为湫。』
  
  定数,命数,很重要吗?
  
  他们已经相伴千年,两人已是亲人般的存在,即便她开始时心存期待,但青年那漫长岁月也丝毫不减其浓烈的情感,足以令她无言。
  
  她即便心有不甘,也只能令时光消磨一切情绪,就好像从未有过,她也不许自己有任何异心了,权当是师傅对她最后的交代。
  
  千年时光,很漫长吗?
  
  明明就连一场梦都做不得。
  
  踩着月光,她回了自己的屋子,透骨香的香气陪了她整整七千九百九十九年,缱绻满身,星夜好眠。
  
  【完】
  
  
  
  【后记】
  
  后来湫果然在第八千年与椿重聚,那时椿已经是一个人间女孩儿了,她坚韧,勇敢,独立。
  
  她还是她。
  
  几乎是一眼望过去,椿就已经对他十分熟悉。
  
  “……湫?”
  
  流连于宿命中的羁绊不会因为身份的转换而消失,于他们而言就像真实的八千年只是一场虚幻的梦一样。
  
  他们依然少年模样。
  
  折荧在车水马龙与花灯里逐渐散成了点点荧光。
  
  消散于无形。
  
  已经没有下一个千年了。
  
  你余生里的永远,已经不需要再有别人参与了。
  
  但她的灵魂会回到如升楼的。
  
  世上的人终会重逢,无论彼时何种模样。
  
  
『    愿我活过千年春秋,即便岁月额间绣
  你也依然岁月无忧,年少不知时光走   』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