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见踯躅

我狗涉,圈名贼多随意就好,
喊我狗侠也可以─━ _ ─━✧
但我希望朋友的备注是,机智聪明可爱无敌漂亮亲爱的阿涉!

Hhhh

如升楼旧事

☆食用说明:

☆巧妙避过了剧情线,阿荧她是妖嘛,其他人的事情她不方便掺和也对此无能为力。
阿荧没有强大到改变剧情走向,即使可以,她有什么立场去改变呢?

☆阿荧也没有立场去参与如升楼外的风雨飘摇,朋友?这个立场太浅薄了,而且也违背我的初衷。

☆最后我明白,阿荧是过客。
她来过,喜欢过,努力过,而陪伴着湫等到椿这才是她此番前来的意义所在。

【六·执棋之人】




  折荧最讨厌雪,所以下雪之后她再也没去找过椿和湫,倒是时常有通信。
  
  她正在大堂前侍弄花草,就看见闯了进来的湫。
  
  “湫?你……”
  
  “我来找你师傅,你师傅在哪儿?”
  
  “喔,我带去你吧。”
  
  折荧没有多问,或者说她知道来到这里的人所求为何。
  
  湫也不例外。
  
  “师傅,湫来找你。”
  
  “进来吧,阿荧你去练习法术,别在这了。”
  
  这是灵婆第一次让折荧离开,她立刻意识到湫可能不止是灵婆的客人,他可能代表着另一重身份。
  
  湫出来时是灵婆送的,她更加确信自己的想法,也认定了湫绝对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不然他不会是那种难以言喻的表情。
  
  灵婆瞥了她一眼,阴阳怪气地发言,“你们这些年轻人啊,对待生命就像路边的石头一样,不像我们这些老人,能多活一天是一天。”
  
  湫回过头来,风吹动围巾和他的头发,他的神色居然有种荒凉的感觉。
  
  “活得再久,不开心又有什么意义呢?”
  
  折荧第一次为湫的言语而动容。
  
  在之后的漫长岁月里,这个涉世未深的少年终究蜕变为合格的神明之后,她再也无法为他动容。因为那时,他的灵魂仿佛已经死去,唯有见到另一个灵魂才能苏醒过来。
  
  灵婆被噎到了,没有再说什么。
  
  折荧隐隐觉得,湫这一去就可能很久之后才能见面了。
  
  “阿荧,法术未成,不要再出去了,多修行一点没有坏处。”
  
  折荧没有反对灵婆的意思,看着湫即将踏上三手的船,明明想说些什么但是什么也说不出口。
  
  直到他渐行渐远。
  
  “师傅,我还能再见到椿,湫,和鲲吗?”
  
  “随缘吧,反正他们会回到如升楼,无论生死。”
  
  折荧低声说着,“我总觉得,他这一去,我和他们就再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可现在看来,我从来只是个过客也说不定……”
  
  灵婆眯起了眼,“你倒想得通透,你们的确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我不明白啊……为什么互相喜欢的两个人不能在一起呢?”
  
  灵婆没有接话,这话他没法接。或许,不是灵婆鼠婆的计划的话。等到,椿,湫年纪再大一些时,他们就会互相接受彼此。
  
  折荧摇了摇头,目光看着前方几乎已经看不见船的云海。
  
  哪里有这么多的或许,有时候错过了就是一辈子。
  
  她真后悔那时候没有怂恿湫直接上去告白。
  
  湫会来这里,是事情已经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了吧?
  
  折荧忽然就不想出门了。
  
  因为门外,并非她的世界,她当然能在风平浪静时参与一下他们的喜乐。
  
  但在动荡之时,她不仅什么都帮不上,反而会帮倒忙。
  
  她忽然感受到了第一次来到如升楼时的空寂与冰冷。
  
  如升楼不受季节的影响,永远都是那个模样,没有声音,也没有生气,绕是她种了那么多花草树木,这点也从未改变过。
  
  她真切意识到,已经很久没有去那个有春夏秋冬的人间了。
  
  “师傅,你能看到未来吗?”
  
  “我能看到的,不过是棋局,是执棋人还是棋子,可全看那些人聪明不聪明了。”
  
  折荧忽然看他,“师傅,不是聪明不聪明,而是甘不甘愿为执棋人手中棋。”
  
  灵婆动作忽然一滞,他什么也没说,拂袖走了。
  
  是不是很久以前,也有这么大的一盘棋,棋子费尽心思做执棋人,执棋人甘愿为心中所爱为棋子呢?
  
  是否你也有感到共鸣呢?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