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见踯躅

我狗涉,圈名贼多随意就好,
喊我狗侠也可以─━ _ ─━✧
但我希望朋友的备注是,机智聪明可爱无敌漂亮亲爱的阿涉!

Hhhh

如升楼旧事

☆食用说明:

☆短片很快完结系列

☆最近补番补到忘记一切,我是谁我在哪他好帅她好可爱

☆看了看自己的文特别杂,阅读上有一定不适,找起来巨烦,等完结后我做个合集ww

【五 · 六月飞雪】

        鲲在他们面前长大了一圈,他们找到了一处水潭,然而一切始料未及。
  
  湫推开了棺木,里边的腾蛇伺机而动,张嘴就要咬椿。鲲撞飞了腾蛇,掉在了地上,眼看着腾蛇就要扑向椿。
  
  折荧连着掐了好几个法诀,自以为困住了它,但人家是双头蛇,想着一定拉一个人倒霉,非常坚决地咬了一口湫。
  
  “诶我莫名躺枪啊我!”
  
  说完他就晕了过去。
  
  “怎么办怎么办……爷爷,爷爷一定有办法!”
  
  折荧背起了湫,这家伙有点重,椿把鲲放置在桶里,一路两人换着背湫,昏迷的人一般都特别沉,椿只能不停的跟湫说话。
  
  “湫,你不能睡,你不是很想听我唱歌吗?我唱给你听啊……”
  
  湫唇色泛紫,虚弱极了,“别唱了,好难听的。”
  
  椿声音颤抖,几乎都要哭了一样,“好听你就睡着了,你不能睡……你不能睡。”
  
  穿过梯田,折荧发现这地方她认识,折荧把鲲带去医楼边的水潭,椿带着湫去爷爷那里。
  
  “别担心,不会有事的。”
  
  不停游动的鲲朝她摆摆尾巴,沉入水里。
  
  “爷爷,救救湫吧!”
  
  “这是双头蛇毒?这……罢了,椿你出去吧,爷爷试一试。”
  
  椿在水潭边心事重重,只有目光触及到鲲时眼底才浮现出一丝笑意。
  
  折荧看她的样子就知道湫大概是凶多吉少的了,但她偏偏又非常肯定,湫不是这么轻易会死掉的。
  
  “湫,你好了?!”椿手里湫送的玉佩变成娃娃的时候,她看到了过来的湫。
  
  椿惊喜非常,鲲从水里越了出来扑向湫的怀里,非常亲热。
  
  “是啊,好了,你爷爷太厉害了!”
  
  折荧忽然意识到这个爷爷的不对劲,“你们先聊,我先去找一个人。”
  
  这种时候做电灯泡可是会被雷劈的。
  
  折荧觉得这俩人差不多能成,觉得自己该撤,于是迅速到了那栋楼里。
  
  二楼的长发长须老人目光温柔地对着树上的一只凤凰。
  
  “老伴儿,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遇见的地方吗?”
  
  火红的凤凰,在流泪。
  
  折荧已经感觉到了丿爷爷他,生命几乎已经停止在了这一点。
  
  想来也不过这几天了。
  
  她忽然心里十分酸涩。
  
  丿爷爷看到了她,笑着喊她上楼说话。
  
  “你和椿还有湫一起来的?”
  
  丿爷爷苍老的脸上浮现出笑意,这令折荧如鲠在喉,“是的……您……是因为救了湫么?”
  
  “不全是,只是能在死之前,能帮到年轻人,这不是挺好的么?”
  
  折荧眼睛睁大,“您如此坦然么?”
  
  “我们死后会化成植物动物,我们依然存在于世界上,那么生和死还有什么区别呢?”
  
  折荧瞧着老人淡然的神色,心中不知为何更加苦涩,她见过无数人的死亡,在意之人的死亡都让她痛苦万分。
  
  “死别终归教年轻人难受。”
  
  丿爷爷泡了壶透骨香,“那毕竟是生命中的一部分,不经受这一部分,孩子永远不会成长,接下来她要面对的,只会更加难受。”
  
  折荧接过那杯茶,等它凉透一饮而尽,“将来的事情,谁又说得准呢?”
  
  “所以你们还年轻。”
  
  丿爷爷笑得意味深长。
  
  椿在第二天经历了爷爷的死别。
  
  她还记得爷爷告诉她的话。
  
  “只要你的心是善良的,对错就是别人的事情了。”
  
  自从那天哭过之后,椿就再也没有笑过了。
  
  明明是六月,却忽然下起了雪。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