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见踯躅

我狗涉,圈名贼多随意就好,
喊我狗侠也可以─━ _ ─━✧
但我希望朋友的备注是,机智聪明可爱无敌漂亮亲爱的阿涉!

Hhhh

东京不太热·话剧

  
☆食用说明:

☆话剧,剧毒产物,谨慎食用

        3.15至4.15日都算是樱花祭,青学的樱花祭是放在三月的最后三天举行的,每个班级都需要上投一个节目。
  
  “节目,话剧吗?”
  
  “或者小品吗?”
  
  “啊啦好麻烦啊,完全没灵感啊!”
  
  班主任看着这些同学们江郎才尽的样子,将目光投向了班长大人桐川贝芽。
  
  “桐川,你有什么好建议吗?”
  
  “啊?”桐川贝芽虽说其他情况下非常猥琐,但是实际思维能力非常强大。
  
  “要不我们就来个童话汇演好了,作为唯一的爆点,可以采取反串的方案,服装方面可以找小品社的人帮忙,具体剧本的话,可以在全班范围内筛选,争取选出有笑点有意义的剧本,我的想法就是这样,谢谢大家。”
  
  班主任想了想,“还有更好的建议吗?如果没有,就采取桐川同学的方案了。”
  
  “附议!”
  
  “附议!”
  
  最后筛选出来的方案是桐川贝芽的《颠覆童话》。
  
  最后经过加紧排练之后,也勉强算是拿得出手了。
  
  一场为时30分钟的舞台剧,要被全校的人看到。
  
  “大家,加油啊!”
  
  “加油!”
  
  主持人激昂的报幕,“接下来有请高一C番的舞台剧《颠覆童话》!”
  
  台下的人还算有精神,隐隐约约好像可以看到别校的人了。
  
  啧,一群违反物理定律的人呐。
  
  当帷幕被拉开,身处密林之中的骑士装扮的人奋力砍着玫瑰荆棘。
  
  “王子啊,为何你要如此努力在一条会失去生命的道路上游走呢?睡美人也许永远醒不过来,为什么不选择我呢,我的国家昌盛繁荣,于你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得到了,为什么不选择我呢?”
  
  光幕之下,一位美丽的欧洲贵族服饰的公主站了出来,王子稍作犹豫,“你说得对,我的公主!”
  
  两人离开之后,桐川贝芽饰演的睡美人吊着一根绳下来稳稳的踩在玫瑰荆棘之上。
  
  荆棘同学:卧槽好重啊!
  
  她嘴角扯开一个不屑的笑,“女巫,我会遵守约定的。”
  
  然后一个帽子扔到了另一片荆棘上,荆棘倒了。
  
  桐川:……
  
  荆棘:……
  
  全班:……
  
  全场:???
  
  桐川一脸淡然的捡起帽子,戴在了自己头上,“诅咒解除。”
  
  所有的荆棘都瘫软一片,她压低帽子,隐秘的微笑,“是时候,去见见我的母亲大人了,呵呵……Snow White!”
  
  场下: WTF!!
  
  女巫跳了起来,然后摔在了地上,她一把扯下帽子,愤怒的喊着,“拇指姑娘你骗我,为什么我不能飞?!”
  
  “你想违背重力,首先你得有足以抵抗的体重啊,你想违背浮力,首先你得有足以抵抗的密度,你想违背压力,首先你得有足以抵抗的保护,你想违背这一切吗?”
  
  “那为什么我妈可以我不行啊!”
  
  “你问你妈妈去!”
  
  “混蛋别跑!!”
  
  
  “第一幕:黑色童话结束!第二幕:卖火柴的小女孩!”
  
  “好心人,好心人,求求您了,买一盒火柴吧!”
  
  此时仍然漆黑一片,只有小女孩的声音,她的声音凄惨无比。
  
  “走走走,现在谁还用火柴啊!”
  
  小女孩发出一声呜咽,开始在墙后面玩起了火柴,后来,加油站爆了。
  
  “这次,应该能维持很长时间了吧,奶奶……我看见你了……”
  
  一边的年轻女人拉住了小红帽,抚摸她的头,“小红帽啊,不要学习这个女孩知道了吗?”
  
    “为什么啊妈妈,她明明这么可怜!”
  
  “她为什么在加油站买火柴呢?最后玩着玩着还爆炸了,肯定是精神错乱了啊!”
  
  小红帽摇摇头,认真的对着母亲说,“不是……她只是想取暖而已,火柴燃烧的时间太少了,只有一直燃烧,她才能一直感到温暖啊!”
  
  女人脸色瞬间扭曲,声音尖利,“总之记住我说的话!”
  
  女人流下了眼泪,看着巨大的蘑菇云,突然痛哭起来,“温妮,妈妈爱你!”
  
  众人: 这剧情跳跃好快!
  
  小红帽也哭起来,“妈妈,温妮是不是就是那个小女孩,买火柴的小女孩!”
  
  女人没有回答,扯下自己暖橙色的围巾,盖在了小女孩温妮的身体上,虽然说,有点迟了。
  
    
  
  “第二幕结束,第三幕:仙度瑞拉的救赎!”
  
  台下众人:不行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睡美人的妈妈是白雪公主,为什么卖火柴的小女孩和小红帽有着同一个妈妈?这和仙度瑞拉有什么关系?!
  
  
  
  仙度瑞拉在哭泣着,她狠狠地砸碎了水晶鞋,然后把碎片收集起来,哭的更狠了。
  
  “对不起,妈妈,我不想……嫁给王子,我不想我不想!”
  
  桐川贝芽出场,毫无声息,“哦呀,你的想法还真是不一样,我见过那么多女孩,每一个都想嫁给王子,可你偏偏不乐意,呼,真是难以置信。”
  
  仙度瑞拉哭泣着,“那是因为他们不知道他喜欢男人,要不是我偷听的时候被发现了,匆匆忙忙丢了一只水晶鞋,现在王子挨家挨户的找,他肯定是想杀我灭口!要不然就是娶了我让我保密!”
  
  桐川贝芽沉默了一下,“女孩你是不是想多了?”
  
  “我……我不知道,但是一旦让他知道我就是那个偷听的人,我的日子不会好过就是了!”
  
  桐川贝芽叹了一口气,“喜欢同性又怎么样呢?为什么不说出来呢,大家应该更多的应该是祝福吧?”
  
  “女……女巫大人,”仙度瑞拉眼神晶亮,语气虔诚,“您也认为喜欢同性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吗?”
  
  “只要你认定了。”
  
  仙度瑞拉突然站起来,“果然,这份心意还是要让小美人鱼知道的好,就算她还在王子的鱼缸里又怎么样,我一定一定,要让她明白我的心意!”
  
  “诶……那个女孩刚刚说了什么,我……”
  
  场下: 垃圾话剧,毁我童年!
  
  “扣扣,瑞拉,快出来,王子来找我们了,快点出来,不要失了礼仪!”
  
  “好的,姐姐。”桐川贝芽自然而然的回答,突然整个人都蒙了,“为什么我……”
  
  桐川贝芽把女巫帽拿下来,看着场下的观众,“你们一定以为我会扔了它,但其实不会,告诉你们,这个帽子还可以当成围巾,重要的是,它可以让别人都以为我是仙度瑞拉!”
  
  场下:(ÒωÓױ)!!!
  
  “哇哦,三位名媛都非常美丽!”
  
  “多谢王子殿下夸奖!”
  
  “请试试这只鞋吧!”
  
  “是!”
  
  王子语气有些失望,“三位都不是我要找的人啊,太可惜了,抱歉打扰了。”
  
  “再见王子殿下。”
  
  “呼,终于走了,姐妹们,我知道隔壁新开了一家蛋糕店,一起去看看吧!”
  
  “好诶!”
  
  突然所有人都定格住了,桐川贝芽重新戴上帽子,“其实,仙度瑞拉的姐姐是非常温柔的人,她的继母也是有着良好教育的名媛,大家对于家庭都非常的珍惜,所以也对瑞拉很好,可是,别人总是说瑞拉的姐姐和母亲欺负瑞拉!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灯光再次照射下来,桐川贝芽已经离开了。
   
  “诶,瑞拉呢?”
  
  “又跑去看美人鱼小姐了吧,恐怕又要很久了。”
  
  “我们先去,回头把草莓蛋糕带给瑞拉,还可以给美人鱼小姐也带一份。”
  
  “这是个好提议。”
  
  ——“第三幕结束,最后一幕:童话与现实!”

  
  “呼,我妈藏的可真好,是这里了,相遇的最初,糖果森林,那么七个小矮人呢……”
  
  “我的好女孩,你还是来到了这里,没有人救你吗?”
  
  “哈,别扯了,那个小国王子就是个吃软饭的,有野心没耐心,和邻国公主在一起了,你安排的?”
  
  白雪公主微微一笑,她的嘴唇鲜红如血,她的皮肤苍白如雪,“我只是想让你看清现实,童话什么的,早该毁灭了!”
  
  “你什么时候这么中二了我的妈?”
  
  “不,你没发现吗?我所引导的都是真正的自我,而非被童话操纵的人物,童话,多么罪恶,只要仔细想想都能发觉之下隐藏的虚伪。”
  
  桐川贝芽看着白雪公主,“清醒点吧,难道你认为我也是虚假的吗?”
  
  白雪公主一愣,“我并不这么认为。”
  
  “那么,如此真实的我,会不会也是某个人笔下的人物呢?即使真的是这样,我也不会觉得我是虚假的,我是那么活生生的出现在这个世界。”
  
  “您不能因为父亲的背叛而认为这个世界都是罪恶的,童话,本来就只是小孩子的世界,可悲的是,你到现在都还没有长大并且你固执的认为这个世界错了。”
  
  白雪公主掩面哭泣,“我是那么爱他,可他……可他居然和七个小矮人在一起了,我无法接受,我的丈夫和我最好的朋友……我无法忍受他们的背叛!”
  
  “等等,妈,8p这么劲爆!”
  
  “不是,我的朋友的名字就叫做七个小矮人,事实上只是一个人而已。”
  
  “吓死我了,怎么办突然好想围观!”
  
  “你这么一说我也想去围观了!”
  
  “那咱们飞过去吧,你不是能飞吗?”
  
  “咳,童话都是骗人的,最多换块背景板。”
  
  “啊……”
  
  ——全剧终!
  
  全场静的可怕,突然爆发了可怕的掌声。
  
  观众: 虽然看的一脸懵但还是被动的鼓掌👏👏👏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