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见踯躅

我狗涉,圈名贼多随意就好,
喊我狗侠也可以─━ _ ─━✧
但我希望朋友的备注是,机智聪明可爱无敌漂亮亲爱的阿涉!

Hhhh

东京不太热

☆食用说明:

☆仅有的笑点了珍惜它吧这个就是闺蜜给我的灵感哈哈哈

☆狗作者填了副东京不太热的词,用的是【天ノ弱】这首曲子,因为一气呵成的所以特别激动,嗯,填词只是放在文件夹里好看而已啦哈哈哈哈

☆干脆剩下的都一起发出来,明天再放有毒的番外

【10. 真话】

  贝芽的感冒并没有那么简单,它来势汹汹甚至还有后遗症。
  
  贝芽拿着那张鉴定单,手依然颤抖着,嘴唇同样发抖,脑海中不停穿过面部神经发炎这个词汇。
  
  简而言之,就是重感冒引起的面部神经发炎导致的暂时性面瘫,配合一些生长因子,葡萄糖,还有其他的药物,还是能抢救一下的。
  
  越前龙马表示他感觉很好笑。
  
  重感冒引起的面瘫什么的。
  
  贝芽本来想对越前龙马说,别笑了,但是仔细一想,越前龙马平时笑的时候不多,所以,被笑一下也是无所谓的吧?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到自己的世界,在此之前,多看看喜欢的人的笑容,多好啊。
  
  对啊,贝芽喜欢越前龙马啊。
  
  梦里,这里,都是一样的心情啊。
  
  越前龙马拎着药,一手忽然抓住在想这些的贝芽。
  
  贝芽大惊,然而她还是面瘫脸,毫无表情,“你……你干什么!发展是不是太快了!”
  
  越前龙马用拎着药的袋子敲了敲贝芽的脑袋,“什么做什么啊!你总是在路上想事情,很危险啊!看你的样子就算是提醒也不会注意,所以只好这样了。”
  
  贝芽不觉得痛,还诡异的觉得有点……甜蜜??
  
  “你说的,我总会注意的。”
  
  越前龙马撇了贝芽一眼,“用面瘫脸说这话,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贝芽: ……果然甜蜜什么的,根本就不存在吧?是幻觉吧是幻觉吧?
  
  感冒没多久就好了,也就两三天吧,好了之后她当然和越前龙马一起上学,不过放学之后越前龙马有聚餐活动。
  
  所以可能会晚点回去。
  
  越前龙马问她要不要提前走。
  
  “我跟你去的话,没关系吗?”
  
  越前龙马看了她一眼,目光古怪,“没关系的,学长们也……很想认识你?”
  
  ——那神奇的话剧。
  
  “啊……?”
  
  最后听到有女生也参与这样的活动之后,她很开心的跟着越前龙马一起走进了一家寿司店。
  
  热闹气氛让她一瞬间忘记了怎么走路,左脚踩到右脚,摔得很……一边的越前龙马扶住了她,但是她不小心踩了一下越前龙马的脚。
  
  越前龙马: ……
  
  桐川贝芽: ……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贝芽冷着脸若无其事的挣开越前龙马,此刻她居然无比感谢这重感冒引起的面瘫。
  
  “谢谢越前。”
  
  “……好没说服力。”
  
  “……”
  
  热闹的气氛还是很热闹,越前龙马看起来也深受感染。
  
  能让他高兴起来的,始终只有网球和热爱网球的人吧?
  
  贝芽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格格不入起来,后来她就被小坂田朋香的热情感染了。
  
  “桐川君,你每天好像都和龙马君一起走啊,是青梅竹马吗?”
  
  “青梅竹马……和他青梅竹马的,只有网球和卡鲁宾啦!我们认识的时间还不能算是青梅竹马。”
  
  场面一度冷场。
  
  后来有人提议,玩真心话大冒险,众人附议。
  
  后来贝芽被抽到回答问题,是小坂田朋香问的,“桐川君,喜欢龙马君吗?”
  
  “算了,大冒险吧?”
  
  “啊……那请抽一张大冒险卡吧!”
  
  ——请向你右边最近的异性告白,不能低于两句话。
  
  樱乃左边是贝芽,右边是——越前龙马。
  
  ……
  
  如果只有贝芽和越前龙马说不定贝芽就表白了,但是这么多人面前还有这么多前辈……我去有点羞耻啊!
  
  前辈们看着贝芽面无表情实际上内心的自己脸红到不行,都在起哄,大石秀一郎觉得不妥,但是被无情的镇压了。
  
  贝芽莫名的羞涩起来,脸已经红成了……哦她面瘫还没好。
  
  她面带微笑,口吻好像是基督徒朝拜上帝时那样虔诚,她的眼神明亮极了。
  
  “愿你在的东京常晴偶雨,去到何处都是樱花盛开。”
  
  这是她还没来之前,对越前龙马的祝福,含蓄的告白。
  
  菊丸学长忍不住说道,“这只能算一句对吧?而且,不算是告白吧?”
  
  “唔……附议,桐川,还有话吗?”
  
  贝芽的脸已经不红了,她目光凝视着越前龙马,看他好像并无太大反应,纵然失落,但是也还是要继续告白。
  
  “当你轻轻走过我身边,就带走了我的心。”
  
  龙崎樱乃脸色煞白,她不由得看向越前龙马,越前龙马看不出任何反应。
  
  贝芽原本不明白拉美西斯二世的这句话,但是记起了一切之后,才恍然发现。
  
  原来根本不是什么执着于物理定律,而是,因为自己的心在他身上,在第一次真正的遇见他的时候。
  
  贝芽根本不敢看越前龙马,她也不想知道他的反应,她知道,会被拒绝的。
  
  因为他,沉迷网球无可自拔啊。

  
【11. 烟花】

  
  贝芽觉得自己快死了,因为一早上醒来,她发现自己的手变得透明的保持了大约一分钟左右,然后才变得正常起来。
  
  这才告完白,就深陷绝症了?
  
  狗血三宝不是这样搞得哟!
  
  “越前,昨天的话……但愿不会对你造成太大的困扰。”
  
  “这话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学长们笑了我一晚上,还特地发短信来骚扰我!”
  
  贝芽: ……
  
  她垂下头,“越前,问你个事?”
  
  “说啊?”
  
  “嗯……我的喜欢,对你来说算得上是负担吗?”
  
  越前龙马停下脚步,抓住贝芽的手,琥珀色的瞳仁让人不禁沉沦,“我觉得这句话的重点是,你喜欢我?”
  
  贝芽表示她很方,卧槽这还是越前龙马吗?
  
  “越前龙马你人设又崩了吧?!还有,好好回答问题啊!!”
  
  越前龙马脸色一僵,放开贝芽的手,扭过头去,看起来很变扭的样子。
  
  “哼!才不要!”
  
  贝芽气的牙痒痒,突然又看到自己的手变得稍稍透明,她假装无意的用外套掩住。
  
  “龙马,这学期之后,我可能又要离开一段时间了,甚至可能,不回东京了,你……”
  
  越前龙马只是淡淡的点头,“哦!”
  
  贝芽有那么一瞬间脑补到了各种狗血桥段,但是事实总是打脸的。
  
  贝芽沉默,心里有点难过,她以为,自己对于越前龙马来说是不一样的。
  
  可是好像并非如此。
 
  贝芽想,没有关系,他对我来说是不一样的。
  
  “我们附近的神社,在樱花祭的最后一天会放烟火,龙马要不要一起去看?”
  
  越前龙马瞥了她一眼,“临行前的送别?”
  
  “呃……大概吧,所以你会和我一起去吗?”
  
  “那你自己定时间,回头告诉我。”
  
  期待成真的时候,贝芽反而觉得有种不真实的错觉。
  
  桐川贝芽身子僵了一会儿,眼看着越前龙马越走越远,他没有回头看她,她知道的,他不会回头的。
  
  越前龙马就这样,一步一步地走过了她的青春。
  
  而她,从来只是过路人。
  
  是她误将意外当命定。


【12.晚安】

  
  这是今年樱花祭的最后一天,樱花飞落的速度比新生的嫩骨朵花开的速度都要快了。
  
  世间的事物都在凋谢吗?
  
  从出生的那一刻起?
  
  穿着和服的越前龙马行走在樱花雨里,身边是叽叽喳喳的樱花和服少女桐川贝芽。
  
  “走嘛走嘛去陪我求个符嘛!”
  
  桐川贝芽拉着越前龙马的袖子撒娇,越前龙马正想挣脱贝芽的魔爪,“好好说话不要动手啊。”
  
  桐川迅速的收回了手,隐藏在袖子之下,朵朵樱花在她和服上肆意绽放,更多的却是纷纷落樱。
  
  “那你还去吗?”
  
  她不自在的问了一声。
  
  “走吧。”
  
  贝芽笑了起来,但不敢再去扯他袖子,更别说悄悄牵手了。
  
  而那个给她符的女人却说,“你求平安符,给自己的话是没用的哦?”
  
  贝芽脸色瞬间就白了,“我知道。”
  
  这位是附近有名的巫女,一次只见一位客人,她显然看穿了贝芽的境地。
  
  “要帮忙么?”
  
  贝芽从蒲团上站起来,转身走出去,“谢谢您啦,但是谁也帮不了我。”
  
  樱花和烟花的组合,大概是十分凄美的事物,樱花开的有多绚烂,凋谢之时就有多可惜。
  
  烟花绽放的那一刻有多绚烂,燃尽之后的星空就有多落寞。即便有无数的烟花争先恐后的燃烧。
  
  生命无常,一期一会。
  
  所以才要珍惜眼前所拥有的一切。
  
  所以才会想拼尽全力得到他的喜欢,认可。
  
  可惜她反其道而行之。
  
  她还是拉住了越前龙马的袖子,“越前!”
  
  “你别……”
  
  “之前你不是问我话的重点是不是喜欢你吗?是啊,是喜欢你。”
  
  烟花炸开的那一刻,和服少女已经泪流满面,“我很喜欢你,和你在一起的这段时间,是我生命里最开心的一段时间,遇到你真的太好了,能够喜欢你,亲口跟你说喜欢,真的太好了。”
  
  越前龙马沉默着,没有说话,她泪眼模糊,看不清他什么反应,只是自顾自的说着。
  
  “以后我们无法遇到了,所以我才想把所有的话都告诉你,至少想让你还记得我啊。我不希望我在记忆里只是一个肤浅的名字,我希望你记得我,就算只记得我的脸也好啊。”
  
  “如果能一直留在这里,我宁可一辈子都不要说出这话,我不想和你朋友都没得做。”
  
  越前龙马安抚性的拍了拍桐川贝芽的背,贝芽哭的更加上气不接下气。
  
  “抱歉,桐川,我已经收到美国那边的邀请了,我这个学期读完会去那边,所以你的告白,我暂时不能接受。”
  
  桐川贝芽努力笑了一下,但她眼里是模糊不清的,“那很好呀,你会变得更加优秀,而我,也会在另一个地方变得很优秀,我很高兴能遇见你,越前龙马。”
  
  又一朵烟花炸开了,人们的面容都变得金灿灿的,回去的路上,越前龙马特意拉开了一点距离。
  
  贝芽没有特意跟上。
  
  不远不近。
  
  像是努力靠近就能碰上的距离,但永远无法碰上吧?
  
  落樱飘散的道路上,两个人并肩而去,一前一后回来。
  
  “再见,晚安。”
  
  “再见,晚安。”
  
  一周后越前再也没看到过桐川贝芽,他对此也许是有些在意的。
  
  比如他起床早了习惯性去对面等人,迟到了都没等到人。
  
  比如他做着物理试卷,习惯性回想起有人缠着他问定理。
  
  比如校园里流传着的传奇话剧《颠覆童话》至今依然被奉为神作。
  
  比如他在东京的日子里,晴天多过雨天,鲜花多过雨伞。
  
  可是忘记也是一种习惯。
  
  所以他很快会忘掉。
  
  只是不习惯没有这么个人,习惯了就好了。
  
  只是,多少会有点寂寞吧?
  
  落樱纷飞的道路,还能再见吗?
  
  可以的话,我就一定要抓住你的手了。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