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见踯躅

我狗涉,圈名贼多随意就好,
喊我狗侠也可以─━ _ ─━✧
但我希望朋友的备注是,机智聪明可爱无敌漂亮亲爱的阿涉!

Hhhh

星耀战纪

☆食用说明:

☆没什么好说的,硬是凑起了cp

☆刚上线那会儿我就贼喜欢哪吒的

☆如果以后有小可爱打游戏,发现一个QQ区ID为【喧闹上等】的家伙,而星耀战纪又很久没有更新的消息的话,不要大意的举报她吧!她可能被电脑强行征用了……反正我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莫名其妙打了局1-0挂机到底的兰陵王,到现在信誉积分还扣着呢……

☆其实说喜欢也不太对,当我看见海报的时候,我觉得我遇到了王者峡谷里的真爱,当我看到模型之后,我尝试砸手机(心疼手机没砸成),当我试着用大招千里取别人狗头的时候,我发现不会用。总之就是一把辛酸泪。

☆峡谷美男无限多,我最动心就一个。

  ……
  
  王者峡谷里来了个新人,虽然说是新人吧,但大家都喊他哥。
  
  ——千里送人头哥。
  
  喧闹上等就相对清新脱俗一点了,她不送人头,她只是单纯地不知道技能怎么用。
  
  哪吒气得眉毛都要倒竖起来,“你不知道你就直接来战斗?!你脑子正常吗?”
  
  召唤师虽然不好意思,但不代表她乐意被怼,这几天又有亲戚造访,极为易怒,“我正常我还和你一起玩?!!”
  
  “你果然脑子不正常。”
  
  我桥立马!!听到没有哪吒我桥立马!!!
  
  召唤师气得都快血流成河,然而她还是忍住了下线的想法。
  
  “教我用大!快点,说不定我们还能赢!”
  
  “哼,求我!”
  
  召唤师的神色瞬间就变了。
  
  哪吒看到她极冷的眼神,毫不客气地对上了她,“想赢吗?求我啊!”
  
  召唤师忽然露出明艳的笑容,“哪吒哥~求你了,教教我怎么用大吧?”
  
  哪吒怔了一下,方才不自在地别过头,“你可看好了,我只给你示范一次!”
  
  ——召唤师笑起来好丑,语气好恶心。
  
  召唤师第一次知道,原来英雄是可以从召唤师这边得到控制权的。
  
  这种情况,我们一般称之为,下线。
  
  ……
  
  原来,是要滑动点击头像的啊……
  
  唔,有个残血鲁班诶,等等他在回程。
  
  卧槽哪吒你快回来!!
  
  “卧槽我也不知道怎么停啊!”
  
  【泉水】击杀【哪吒】
  
  [全部-敌方]鲁班: 千里送人头哥
  
  [全部-敌方]妲己: 千里送人头哥,可怜可怜我吧,泉水都有人~头了,小妲己还没有呢
  
  [全部-我方]后羿: 哈哈哈泉水全场最佳,妲己你有点尊严
  
  ——mmp!假队友吧这是!
  
  召唤师和哪吒内心都是一阵mmp。
  
  召唤师的眉眼都透着一股冷峻,当哪吒复活后,她换上装备,先到线上吃经济发育顺便骚扰ADC。
  
  在某一次团战中,召唤师配合哪吒飞了ADC,并且强势的眩晕了敌方英雄,大招的被动还有他被动的真实伤害给予了对方重创。
  
  ——斩杀!
  
  [哪吒] —— [三杀]
  
  斩了个三杀???
  
  等等我是不是能五杀!!
  
  [水晶] 击杀 [哪吒]
  
  [全部-敌方] 妲己 : 呜呜哇哪吒哥你送水晶都不送我!
  
  召唤师心里mmp,哪吒感应到她的内心活动,反倒笑了起来。
  
  笑容渐渐猖狂。
  
  “嘿,我说你这家伙还可以吗?怎么样,有没有兴趣搞点大事啊?”
  
  召唤师听到水晶破碎的声音,她满意的笑了起来。
  
  “嘻,什么时候你不送人头了再说吧?敌我哪吒哈哈哈……既然这场比赛赢了,我就不计较你之前的冒犯了!”
  
  那是不同于之前强忍着怒意思的笑,哪吒也不知道怎么描述,反正就是很顺眼。
  
  冒犯?
  
  哪吒并不记得有这回事。
  
  “啊,反正你不是知道大怎么用了吗?你操作还行啊……喂听我说完啊!居所在哪里的啊你先说好……”
  
  最后还是他师傅来接的他。
  
  召唤师你为什么这么皮??
  
  “徒儿,你是不是惹了召唤师?”
  
  哪吒哼了一声,“我怎么知道她怎么回事?”
  
  踩着炉子也勉勉强强站高的炼金术士看着自己桀骜不驯的徒弟,“啊……算了,咱们先回去吧,居所里面有很多好玩的事情呢!”
  
  哪吒双手抱在脑后,“切,有什么比亲自搞事更好玩?”
  
  太乙真人: ……
  
  徒弟热衷搞事怎么办??
  
  “啊,我回来了,刚刚突然有点事情,嗯……太乙,辛苦你啦。”
  
  召唤师以数据流的形式出现在两位英雄前,试图足尖点地然而啪叽一下摔在地上。
  
  ……???
  
  哪吒毫不留情的笑了出来,“你能不能正常点?”
  
  嘴上毫不留情的杀马特男孩把他的召唤师扶了起来,还不忘记嘲讽两句。
  
  “真是不让人省心的家伙!”
  
  召唤师拂开他的手,眉毛一蹙开口就想怼。
  
  “天天热衷搞事的家伙才没有资格说这话!”
  
  朱雀街上和哪吒一路吵吵闹闹的回家,太乙则笑着看着他们吵,一边和炉子聊天。
  
  她本来是有打算给哪吒买几尺布做衣服的。
  
  但是被他扶起来之后就放弃了这种想法。
  
  回到居所的召唤师得到了女性英雄们的高度关注。
  
  “主人!您的手!快!文姬文姬!”
  
  这一次,妲己居然没有抓到空气。
  
  她不可置信的试图抓住另一只手,成功了?!
  
  “主人!!”
  
  召唤师还未反应过来就被狐女抱了满怀,狐女比她稍高一些,因此召唤师得到了非常热情的对待。
  
  ……
  
  喧闹上等: wow(*゚ロ゚)!!
  
  “召唤师怎么好像傻掉了?”
  
  今天的召唤师被居所里的女英雄们都抱了一遍。
  
  当然蔡文姬是她抱的。
  
  在她手心的伤口愈合之后,英雄们就触碰不到她了。
  
  召唤师的目光流转到新英雄身上。
  
  ……
  
  她第一次触碰到那么温暖的手。
  
  暖到灼热的温度。
  
  啧……这家伙会把普通衣服烧坏的吧?
  
  算了……听说西域那边有万年冰织蚕丝,就拜托听雨那家伙留意一下吧。
  
  哪吒注意到这个目光,毫不客气地瞪了回来,“你看什么看,能不能收敛点,我知道我很帅!”
  
  喧闹上等翻个白眼,转身就走。
  
  所以说她之前到底为什么会觉得哪吒这杀马特很酷啊!
  
  【嘿,有兴趣搞点大事吗?】
  
  【没有,下一个!】

  —— 【后续·分分离离合合聚聚】
  
  
  喧闹上等是个有野心的召唤师,她目前在铂金四,铂金四的段位都岌岌可危。
  
  运气不好打场排位下来接就是黄金一。
  
  因此没有刹车功能的哪吒被晾了。
  
  “我说你什么意思!是你自己选了我的!为什么把我晾着,你这样不如大家好聚好散得了!”
  
  性格冲动的战士英雄忍受不了没有架打,在某次召唤师带着妲己回来之后就质问起来。
  
  喧闹上等其实对哪吒颇为纵容,此刻也不由得感觉有些诡异,但又说不上来。
  
  “……啊,是我不对,走吧,去匹配一下。”
  
  “不行,我要排位!”
  
  “哪吒,你能不能稳重一点!匹配让你胡闹也就算了,排位你要出岔子我跟你没完,别说好聚好散了,你想出这个门都做梦!”
  
  哪吒冷笑一声,怒发冲冠,几乎是凑到召唤师面前。
  
  “那你选择我的意义何在呢?你既然这样不信任我,那你不如一开始就别和我认识!用不好我还拖着我,你知道那些会用的人上分用的多勤快吗?”
  
  召唤师终于变了脸色,“哪吒!”
  
  召唤师竟气得连句话也说不出,脑子里一片空白,平时能把自家队友和对手怼的下线的一张利嘴偏偏只能喊出对方的名字。
  
  她喊着喊着,眼泪就流下来了,召唤师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开对方,压低了声音发狠道,“不用你走!我走!我拖累你了对不起!你爱怎么样怎么样!与我无关!”
  
  哪吒从没见过少女的怒急攻心的模样,一时怔楞之下没有抓住她的手,就三个多月没见过召唤师了。
  
  其他的英雄习以为常,甚至宽慰他,“召唤师会回来的,到时候你好好和她说,服个软就行了,召唤师吃软不吃硬的。”
  
  “……为什么你们这么笃定?”
  
  “习惯啦习惯啦!”
  
  召唤师没回来的第22天,想她吗?想啊,但是召唤师会回来的。
  
  哪吒仍记得她那些泪,恍惚间觉得是掉到了自己的嘴里,涩得要命。
  
  为了摆脱这种莫名其妙的情绪,他闭关修炼,终于练出了急刹车。
  
  正在他神清气爽走在想跟师傅炫耀的路上,经过庭院的时候沐浴着月光,发现了悄悄开门进来的召唤师。
  
  “回来怎么也不说一声啊?”
  
  召唤师抖了抖,一看是他脸色瞬间黑了些,“干嘛要和你说啊!”
  
  哪吒觉得那些泪又涩了起来,喉咙酸得慌,他瞧着娇小的召唤师,出乎意料地抱住了对方。
  
  “喂喂!你干嘛非礼吗?!我打死你喔!”
  
  “你还会远行吗?”
  
  召唤师瞬间安静下来,“会,也有可能什么时候就真的不回来了。”
  
  “为什么呢?”
  
  召唤师看着哪吒,眼泪就又开始掉了,她却偏偏笑,“哪里有那么多的为什么,不喜欢了就不回来了。”
  
  “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当然你们也可以,在此之前先讨厌我,这样真的分别的时候,就无所谓了吧……像阿蝉,阿蝉她该恨死我了。”
  
  哪吒把头搁在她肩上,想了又想似乎怎么也说不出一句软话,干脆就不说了。
  
  “还有舞,明明说有了舞就够了的,结果被削了之后我还是选择了别人……像我这样随波逐流的人……”
  
  她泣不成声,把所有字符都融进了呜咽,“我又不厉害……不像其他人……一样那么厉害……”
  
  那些话到底还是落到她心上了。
  
  召唤师的泪啪挞啪挞一滴滴往下掉,他总觉得那是掉在他心上了。
  
  他抱紧了召唤师娇小的身子,他不知道那会给她造成伤害。
  
  “对不起,对不起,你是最好的召唤师,我……我们大家都很喜欢你……我只是很寂寞,你都不找我玩,我以为你不喜欢我。”
  
  原以为说不出的软话,也这样轻易说出来了。
  
  这个桀骜的大男孩,眉眼就这样柔和下来了。
  
  而这些话惹得召唤师眼泪掉得更勤快,他不知所措起来。
  
  “哪吒,放开我,我要被烤焦了嗷!嗷嗷嗷啊!烧猪啦!”
  
  哪吒果然闻到了奇艺的味道,低头一看召唤师的衣物似乎已经……
  
  “混蛋给我闭眼!”
  
  他仿佛是不长记性,哼了声别过头,“我才不闭眼呢,身材比你好的往门外一看比比皆是啊。”
  
  “你哪吒真是长本事,哼!”
  
  召唤师把怀里的冰织衣扔在他头上,气得马上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明明怒气冲冲的,却小心翼翼不发出任何声音。
  
  这样温柔可爱又变扭的召唤师啊。
  
  哪吒把冰织衣披在了身上,感受到了除了愤怒苦涩之外的东西。
  
  有点像,冰糖葫芦糖衣的感觉。
  
  ——不,比那更甜。
  
  
  【我只站在,你这边儿。】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