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见踯躅

我狗涉,圈名贼多随意就好,
喊我狗侠也可以─━ _ ─━✧
但我希望朋友的备注是,机智聪明可爱无敌漂亮亲爱的阿涉!

Hhhh

星耀战纪

☆食用说明:

☆日常挖坑不填

☆细化设定: 具有真实伤害的英雄可以短暂触碰到召唤师,并且留下真实媒介,依靠这种媒介可以让其他英雄短暂触碰到召唤师。

☆会开启长城守卫军副本和限免英雄印象录

☆有官职的英雄不会加入居所,只会以限免英雄或长城守卫军副本的形式出现。

☆本文目前无cp向,但是阿涉很中意哪吒小哥和女性英雄们【停止你的危险发言】

☆目前存稿均为女性英雄视角,欢迎各位召唤师来阅读

【喧闹上等: 不知火舞的场合】

  
  来自扶桑的美人不知火舞是在偶然被召唤师发现的。
  
  当时似乎是和钟无艳的捆绑活动。
  
  “走大运啦!是不知火舞!”
  
  她不怎么会说通用语,但是令舞惊奇的是,召唤师能理解她。
  
  召唤师磕磕绊绊的用她的家乡话回应她,“虽然不是很会说……但是,我有好好的学喔,一定能和舞正常交流的。”
  
  不知火舞露出明艳的笑容,也不知道问隔壁宫本武藏问了多久。
  
  “谢谢您,召唤师,我也在努力学习通用语,为了能早日和伙伴们,和您正常交流。为此我努力着。”
  
  这个赛季正是这位扶桑美人强势的时光。
  
  不知火舞也因为流派的服饰,被许多男性召唤师调戏。
  
  而这个时候,她的召唤师仅仅是冷笑一声,蹲在草丛里一言不发,只要有口出贿言的召唤师的敌方英雄经过,她就会用2-1-3-2-斩杀这套操作送那家伙免费回泉。
  
  召唤师花蝶扇的命中率很高,因此也被很多人骂作草丛狗。
  
  有的时候也有乌龙啦。
  
  比如想要清理下路兵线,抄个近路与有同样想法的貂蝉相遇,短暂交战后两人各自退开。
  
  “草丛狗!” 
  
  “哈,我就说谁在草丛里大喊非礼,原来是貂蝉姐姐你啊。”
  
  “……” 
  
  真是牙尖嘴利的女孩子啊。
  
  “召唤师,这样没问题吗?”
  
  少女召唤师满不在乎,“哼,是她先说我和舞的坏话的,这只是小小的回敬,接下来还有大大的惊喜呢!”
  
  然后接下来整局召唤师专门蹲貂蝉。
  
  “成全你所谓的,草丛狗之说吧,怎么说都无所谓,骂的多难听也没有关系,因为只要你出来,我都会送你回去泡温泉喔。”
  
  对面召唤师放弃了这场比赛,茫然的貂蝉似乎都要哭了出来。
  
  “啧……那样的召唤师,跟着他做什么,不如跟着我吧,起码别人说我的英雄一句坏话,我整局都会蹲他。”
  
  然而这位看似脆弱的舞姬露出一个风华绝代的微笑。
  
  “感谢您的好意,但是我们现在可是敌人啊,这些等以后再说吧……绽·芳华!”
  
  诶……呀……?
  
  【貂蝉】击杀【不知火舞】
  
  emmm……
  
  “舞,我们蹲她!”
  
  不知火舞想要揉揉这个稚气未脱的召唤师,因为是死亡状态,她倒是成功摸到了召唤师的短头发。
  
  手感很好。
  
  “召唤师,第一天相遇的时候,您可是告诉我会善待每一位女性英雄的,我死亡一次并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喔。”
  
  然而得到了召唤师激烈的反对。
  
  “舞!我说的是,我的女性英雄!我会好好尽量善待。如她所说,现在可是敌人啊,多过分都没有关系吧!”
  
  还有五秒复活。
  
  “如果以后您和她搭档,那您该怎么办呢?”
  
  “我现在有舞就好了!”
  
  明媚烈焰般的笑容漾开在她朱红的唇边。
  
  与绝色的容颜相称的,是堪称恐怖的强大忍术。
  
  与她一同获得这份力量的召唤师,却一直没在匹配或排位赛中赢得五杀。
  
  倒是在某次深渊大乱斗里获得过五杀。
  
  “五杀,五杀!!!”
  
  文静的召唤师也会为了荣耀变得疯狂呢?
  
  “嗨!放马过来吧!”
  
  她念出台词,手中的花蝶扇毫不留情的击打在深渊大乱斗里相遇的貂蝉身上,飞炎龙翔阵紧随其后击飞敌方英雄。
  
  “必杀·忍蜂!”
  
  【Penta Kill】
  
  【Ace】
  
  在那之后,召唤师虽然还和她并肩作战,但不知火舞明显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
  
  热情,是召唤师的热情。
  
  消失了。
  
  连带着某一天,再也没见到平时会准时来王者峡谷报道的召唤师了。
  
  然后,某一天又很突然的回来。
  
  以更强的姿态回来。
  
  从来没说过离开的原因。
  
  也不说不会再离开。
  
  今天,是一位新英雄陪伴召唤师上的战场。
  
  新赛季的开始,她被削弱了花蝶扇的攻击范围,但尽管如此,在召唤师的手上她还是十分强势。
  
  “主人她,没多久就会腻掉新英雄的,太乙真人,一看就不适合她啦!”
  
  在召唤师特意为扶桑美人向女皇求来的樱花树下,不知火舞和跟随召唤师最久的妲己交流着。
  
  她已经能和伙伴们很流畅的对话了,多亏了召唤师带回来的字典。
  
  “腻?是指……?”
  
  但她还是不能理解妲己的意思。
  
  “就是,不会再轻易使用他了。”
  
  不知火舞凝望着漂亮的人偶魔种出神,似乎想到了什么,“我们也是吗?”
  
  “不知道呢。”
  
  漂亮的樱花落在她的扇子上,她蓦然一笑。
  
  “我们和召唤师的羁绊,是不会随着新英雄的出现或我们的削弱而消失的。”
  
  “如果消失,那也就不能称之为羁绊。”
  
  “召唤师也就不会回来了。”
  
  “但是呀,她回来了,不论是惦念着你,或者为了我,还是更多的英雄亦或者更高的荣耀。”
  
  “因此,我总会等到召唤师重现燃起热情的一天,在此之前,我要不断的磨炼自己的忍术。”
  
  “召唤师也在不停进步,我也要变强大才好,这样,召唤师就离不开我了吧?”
  
  花蝶扇被掷出,造成了不小的冲击波,而扇子击打在石狮子上,留下了深刻的痕迹,几乎要将它分为两半。
  
  被削弱了居然还是强到如此地步么?
  
  妲己惊了一瞬,樱花树下已经没有那位美人了。
  
  ……我也要变强才好呢。
  
  迎着飞舞的樱花,她微微笑了起来。

  【かかってらしゃい!】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