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见踯躅

我狗涉,圈名贼多随意就好,
喊我狗侠也可以─━ _ ─━✧
但我希望朋友的备注是,机智聪明可爱无敌漂亮亲爱的阿涉!

Hhhh

东京不太热

☆食用说明:

☆前年闺蜜她偶感风寒,没放在心上,结果就倒大霉了哈哈哈哈哈,我问她能不能把她的情况写成梗,她同意了。

☆今年她又😷了,我问她有没有再出现这种情况。

闺蜜:“滚!”

【9.烧脑】

      
  经过昨天晚上的熊抱事件后,桐川贝芽和越前龙马的关系明显更加亲昵。
  
  “诶,贝芽,你昨天晚上发的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啊?没有谁的四月要来了?”
  
  一周前刚认识的转学生姬宫桃酥笑眯眯的趴在贝芽的位子上,悄悄地拿出手机对着那条说说发问。
  
  有些人,真的是一见如故然后迅速发展友谊的,比如桐川贝芽,日暮新月和姬宫桃酥。
  
  三个人在某次午餐里碰到之后迅速发展了三皇家般的友谊。
  
  贝芽此时此刻有点蒙,她昨天查过了,没有四月是你的谎言的任何信息,这要她怎么解释?
  
  “嗯……你猜?”
  
  “猜你妹啊猜!说不说了!”
  
  贝芽幽幽地说了一句,“没有我大本命的樱花祭又要来了……”
  
  姬宫桃酥看到贝芽一脸生无可恋【……】忍不住吐槽,“什么嘛……反正你不是还有越前陪着吗?”
  
  贝芽奇怪的看了她一眼,“为什么不是你和新月陪着我呢?”
  
  姬宫桃酥撇撇嘴,“还不是我哥哥,他们樱花祭要比赛评选优胜组合,那个家伙那么傲娇,我呀,要去给他助威,免得他输了比赛不敢见人!”
  
  虽然姬宫桃酥一直在数落着她哥哥什么的,但是她的整个人都洋溢着幸福愉悦。
  
   虽然说两个人在不同的学校,平时回家也很难见到,但是只要想着有这样一个亲人,可以给他帮上忙,即使是不能住在一起时常见面也依然是很幸福的吧?
  
  贝芽觉得自己有点嫉妒桃酥了,真幸福呐……
  
  “同学们,我们已经可以准备一下今天下午的话剧了,嗯……大家加油……”
  
  班主任是这样说的,看起来她似乎已经不期待能拿冠军什么的了,说的也是,毕竟这样荒涎的话剧,不被喷死就不错了。
  
  不过贝芽真正庆幸的一点是,即使是如此奇怪的剧本,大家也都没有想过要去保留名字换掉剧本内容。
  
  “接下来有请高一C班的舞台剧《颠覆童话》!”
  
  桐川贝芽穿着玫红色的玫瑰长裙,一头黑发烫上了大波浪,用一只精美的小皇冠斜扎着,脸上化了淡妆,唇红如血。
  
  她冷眼的看着一个又一个童话被挖掘藏在深处的肮脏扭曲,恍然间觉得自己同这些虚拟的人物一样虚幻。
  
  即使是谢幕之后她也一直是恍恍惚惚的。
  
  怎么办,鼻子好痒……该不会是感冒了吧?
  
  贝芽捏捏鼻子,把衣服换回了校服之后,把所有的剧服都收集洗了一遍之后还给了小品社,然后就已经开始准备回去了。
  
  越前龙马这家伙居然一直等在教室里吗?
  
  “越前,你去看了我们班的话剧吗?”
  
  越前龙马脸色一僵,他觉得他这辈子对话剧都不会有太大的兴趣了。
  
  “看了……桐川你一如既往的有想法……”
  
  这句话的意思被桐川贝芽理解为,很有想法很天才。
  
  桐川贝芽笑弯了眼,“谢谢夸奖啦,越前~”
  
  越前龙马:……
  
  贝芽回家之后连连打了很多喷嚏,她用体温计量过之后发现应该是发烧了,贝芽并没有怎么在意,只是去烧了壶水。
  
  她一直都依靠自己强大的抵抗力消灭病,所以感冒全是自己作出来的。
 
  “喂,你好,这里是越前宅,请问您找谁?”
  
  “唔……您好,伦子阿姨,我身体不舒服,您能帮我让越前请个假吗?”
  
  “当然可以了,有吃药吗?”
  
  “是的……已经吃过了。”
  
  如果不这样说,恐怕伦子阿姨会看着她吃完药直到病好的。
  
  “……要保重身体呀!”
  
  “是的!”
  
  电话挂断,贝芽的热水已经凉了很多,但还是有点烫,她喝了几口,昏昏欲睡,索性继续睡觉了。
  
  恍惚间,贝芽梦到了很多。
  
  比如,贝芽的梦里,自己并非住在东京,而是住在北京;
  
  比如,贝芽的梦里,越前龙马不住她家隔壁,住在屏幕里;
  
  比如,贝芽的梦里,爸爸妈妈其实很早以前就离婚了,各自分居异地;
  
  比如,贝芽的梦里,越前龙马永远停留在151CM的年纪。
  
  醒来后的贝芽,烧退了很多,那个梦境,居然记得清清楚楚。
  
  门外的铃声还在响着,贝芽下了床去开门,越前龙马拿着一些药以及作业站在门外,琥珀色的眼睛被刚巧斜照的光映成了灿金色,亮的让人看不清。
  
  贝芽感觉到他是注视着自己的,是的。
  
  但是……为什么好像隔得很远呢?
  
  贝芽伸出手,挡住那道光,看清楚了他的眼睛凝视的方向的确是她,她不由得喉间一酸。
  
  “……越前……”
  
  越前龙马忽然一个激灵,怪异的看了看莫名眼红的桐川,“来,桐川,该吃药了,我去烧水。”
  
  “……好吧。”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