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见踯躅

我狗涉,圈名贼多随意就好,
喊我狗侠也可以─━ _ ─━✧
但我希望朋友的备注是,机智聪明可爱无敌漂亮亲爱的阿涉!

Hhhh

东京不太热

☆食用说明:

☆日暮新月是另一篇同人的主角,桃酥是这篇同人里的角色……嗯,同人还没有写呢(/ω\)

☆贝芽开始发觉真相了,贝芽非常聪明,感觉上她是知道了真相,但是对于贝芽来说,她所在的世界才是真正的世界,我于她才是虚幻的。

【8.路灯】
    

  
  越前龙马越想越气,即使是回到了家里也还是很气,桐川这家伙,不等他就不等咯,说那么毒舌做什么?
  
  卡鲁宾凑到他的脚边,亲昵的蹭蹭他,一双软萌水汪汪的大眼睛自然而然透露的无辜气质实在是太萌了。
  
  越前龙马见到爱宠心情也不自觉的变得好了一些,正打算好好和爱猫游戏一下的时候,突然想起自己其实根本没有必要太过在意桐川的毒舌,毕竟,桐川这个人也就这样死要面子。
  
  就是有时候,说的话未免伤人。
  
  他忍不住看向对面的房子,虽然开着灯,但是没有什么人气,里面也没有欢声笑语,只有一个人影不停的走来走去,好像很忙碌的样子。
  
  一个人生活,有什么可忙碌的呢?
  
  贝芽忍不住打了个哈欠,说实话她有点困了,她也没有什么心思继续煮面了,干脆就不吃了。
  
  贝芽躺在沙发上,电视机还开着,里面播放着一个名为中华一番的动漫,贝芽看了一会儿,气的换台了,她很饿啊偏偏中华一番是美食动漫啊喂!
  
  她气愤的拿起手机,里面有一个交友软件,是类似于QQ的,她点开了说说界面却不知道自己要写什么。
  
  目光触及到日期,3.26日……
  
  脑子里突然一闪,迅速敲下了几个字。
  
  ——没有你的四月就要来了。
  
  配了一张樱花盛开的图片。
  
  桐川贝芽下意识的点了完成,然后就愣住了,四月是你的谎言是什么?
  
  她为什么会写下这样一句话,或者说,谁在她的意识里操控着她吗?
  
  这样一想的话,那么所有的沉积于她心中的问题都爆发开来了。
  
  这个世界上违反物理定律的人那么多,她为什么偏偏只针对越前龙马一个?
  
  看他不爽?怎么可能?
  
  还有,为什么她下意识的就觉得网球不可能有那样的打法?
  
  其实在转去中国之前她就不止一次见识过越前龙马和他父亲的对打,可以说,是令人叹为观止的技巧。
  
  她只是第一次看到就下意识的认定不可能,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而且,能去的国家那么多,为什么她就偏偏要去中国,而且还对汉字有着异常的熟悉感。
  
  这一切真的是,太难以解释了,根据她多年阅读中国小说的经验,有可能她穿越但是失忆了?
  
  桐川贝芽的家里一向是没有什么人的,此刻即使灯火通明也难以掩盖住那股冰冷到令人窒息的感觉,她披了一件外套,就走了出去。
  
  踩着橘黄色的灯光,看着自己的影子被拉长,然后跟随着灯光一起被踩在脚下,身边也有一些父母带着自家孩子出来散步,只有她是一个人的。
  
  她忍不住拨通母亲桐川泉子的电话,电话过了二十秒才被接起,里面是女人匆匆忙忙的声音。
  
  “喂,贝芽,怎么了这个时候给妈妈打电话?”
  
  桐川贝芽听到这久违的温柔声音,一时间只觉得什么都想说,但所有的词都只能凑出一句,“妈妈,我好想你。”
  
  对面滞住了声音,过了一会儿才听到了带着哽咽的话,“对不起,贝芽,对不起,妈妈也很想你……”
  
  桐川贝芽不自觉的开始对电话那头絮絮叨叨的,似乎是想证明自己说的话的可信度,即使泪流满面,“没关系的,妈妈,我很好,我有很多朋友,他们对我都很好,你还记得住在我们对面的那个越前龙马吗?他……”
  
  “贝芽,你过得好我就放心了,对不起妈妈还要忙……嘟嘟……”
  
  桐川贝芽一下子瘫软跪坐在地上,泣不成声,她一直打母亲的电话但只有关机的提示音。
  
  “拜托,听我……多说一句啊……不是我说……我过得好就真的是很好啊!我宁可……你……不要这么相信我啊!”
  
  夜晚的东京仍然繁华,却也带着不同于白天的清冷,此时的天气还是有些冷的,冷风好像吹进了心底。
  
  她躲在一只坏掉的路灯下,不停的拨打着电话,一直听到【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直到手机没有电。
  
  “我过得一点都不好……一点都不……我一直被人嘲笑没有爸爸妈妈怎么可能好啊!”
  
  桐川贝芽其实一点都不开心,别人都有爸爸妈妈,而她只有思,后来因为思认识了卡鲁宾和越前龙马,可是后来思也离开了她。
  
  思被野狗咬死的时候,是不是也绝望的想着为什么贝芽没有来救她?是不是贝芽抛弃了她?
  
  她没有救回那只会赖着她打转的小猫了,她又是一个人了。
  
  ——你在哪里啊……
  
  ——拜托,不要让我一个人啊……
  
  “桐川你在干什么,躲猫猫吗?”
  
  桐川贝芽猛的抬头,微风轻抚过脸庞,轻柔的吹起头发,虽然说看不清脸,但是这个声音,她死也不会忘记的。
  
  “我哪里有那么幼稚吗!”
  
  贝芽把眼泪抹掉,站了起来,刚刚哭过的声带还有些不适应,发出顿重不堪的音色。
  
  越前龙马沉默了,然后展开双臂,泛红的脸颊被黑夜完美的掩饰住,“看在你是朋友的份上,姑且让你抱一下。”
  
  桐川贝芽感觉自己眼睛酸了,心脏跳动的声音清晰可闻,偏偏嘴硬,“抱就抱,你这么帅我还赚了呢!”
  
  二话不说一个熊抱上去,这么帅的越前龙马,不抱白不抱!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