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见踯躅

我狗涉,圈名贼多随意就好,
喊我狗侠也可以─━ _ ─━✧
但我希望朋友的备注是,机智聪明可爱无敌漂亮亲爱的阿涉!

Hhhh

东京不太热

☆食用说明:

☆原女,越前中心向

☆日常向的鬼畜大法

☆双更大法好

【3.午时】

  桐川贝芽中午的时候有自己的事情,所以不会去找越前龙马,而且越前龙马也有自己的事情,这种时候即使是朋友也不能出现。
  
  这件事情当然那就是享用便当了!
  
  要是这种时候她还去找越前龙马的麻烦【……】,越前龙马肯定一周都不会理她了。
  
  桐川贝芽坐在了一棵比较大的樱花树下,微微一笑,打开便当,双手合十祈祷,“我开动了哦!”
  
  里面是她自己做的蛋炒饭,嗯,她到了中国这么多年也只会做蛋炒饭和番茄炒蛋,虽然吃的都快吐了但还是很喜欢。
  
  好吧,她就是不会做蛋包饭。
  
  平时能去越前家蹭饭她就去了,可是去的太多伦子阿姨也会困扰的吧?
  
  不过,她一手煮泡面的功夫真的是不差劲的!这可是被中国的康舒服泡面熏陶出来的啊!
  
  忽然一阵风吹过,卷起了很多樱花,温度炽热,在草地上,粉色与青色交织成一片美好的图案,姬发式的少女神色温柔,宛如街头画家笔下最浪漫的一副油画。
  
  少女看了看便当盒,苦恼的笑了,“哎呀,不能吃了。”
  
  而这时一个少年走过来,帽子上散落了一些花瓣,滑落到一旁溢出的墨绿的发丝上,在再掉落至肩膀上,琥珀色的眼睛里蕴含着一丝名为赧然的情绪。
  
  “呐,今天带的多了我吃不完,一起吧?”
  
   【然而这不过是桐川的美化滤镜而已,真正的情况是下面的那样!】
  
  风吹过的那一瞬间,樱花瞬间飞舞,然后填满了她的便当盒。
  
  桐川贝芽瞬间暴走,表情和暴走漫画一毛一样,“卧槽不能吃了啊!!”
  
  洗完手拿着便当打算去找前辈们的越前龙马看到桐川贝芽这个样子,权衡了一下还是决定把便当奉献给无下限的邻居。
  
  越前龙马是这样想的。
  
  【就算她再怎么猥琐,但她也是个女孩子啊,而且,一个人未免太过孤独了。】
  
  “诶,桐川,我今天刚好带的多了,一起吧!”
  
  桐川贝芽看了一眼越前龙马,瞬间炸毛,“你觉得我很能吃吗?!”
  
  越前龙马:……她怎么会知道的?
  
  十分钟后……
  
  越前龙马看着桐川贝芽,挑了挑眉,虽然知道她吃的多,可是对于她能吃完自己所有的便当也感觉非常……
  
  桐川贝芽满足的舔了舔唇角,看到越前龙马一脸没有表情地看着她,再看了看便当盒,忽然红了脸。
  
  “emmm,越前!”她认真的看着越前龙马,却莫名的有些傲娇,“为了答谢你,我会为你做一次料理的!”
  
  “我怎么不知道你会做料理?”
  
  “当然了,不要小看人啊喂!”
  
  桐川贝芽一脸气愤,却又莫名心虚,康舒服她煮的很好啊!
  
  等等……是康舒服吗?怎么总觉得有点怪怪的?
  
  
  

【4.黄昏】

  结束了一天的课程之后,桐川贝芽伸了伸懒腰,收拾完书包之后打算离开。
  
  “再见,泷泽同学,再见,天祥院同学!”
  
  “再见,桐川同学!”
  
  正当桐川贝芽和同学们打招呼的时候,越前龙马喊住了她。
  
  “诶,桐川,等等。”
  
  桐川贝芽刚要走出教室,就听到越前龙马喊她,于是顿住了转过身看他。
  
  “不是说要请我尝尝你的手艺吗?就今天吧,今天我爸妈都不在家,晚餐就拜托你了哦,桐川大厨?”
  
  这是越前龙马式的挑衅吧绝对的吧?
  
  以桐川贝芽的视角来看,其实她看不见越前龙马的表情,不过想想也知道绝对很欠揍。
  
  太阳已经开始滑落下去,阳光透过窗户和墙壁的缝隙撒在了越前龙马身上,好像他整个人都在发光一样。
  
  其实,不管怎么样,这家伙都在发光吧?
  
  “……好吧,不过我得先去一下超市买点东西。”
  
  “等等,你走什么,”越前龙马收拾完书包,带上帽子,走到桐川贝芽面前,俯视着她,“等我训练完一起走不是很方便吗?”
  
  桐川贝芽挑眉,“你这家伙有这么好心?”
  
  “那就算了,”越前龙马语气随意,眼珠一转,“不过我听说最近流浪狗很猖獗呢?你……”
  
  桐川贝芽瞬间九十度鞠躬大喊,“请务必让我和越前大人您一起回家吧!”
  
  越前龙马:……
  
  “桐川你的节操呢?”
  
  “喂了狗了……”
  
  越前龙马突然想起,桐川其实怕狗是因为一只叫做思的猫和他的卡鲁宾。
  
  他看着眼前笑的阳光甜美的女孩,这个时候他忽略了她所有的猥琐,又想起三年前她曾经在雪地里无声地哭泣,突然觉得喉咙有点酸。
  
  他迟疑片刻,把手覆盖上了少女柔软的黑发上,揉了揉,这个时候无疑他的温柔已经展现了出来。
  
  桐川贝芽脑子里某根线一崩,一爪子拍掉,浑身颤抖,“别把我当成卡鲁宾啊越前!”
  
  越前龙马看着桐川贝芽,不是很明白她为什么反应这么大,不过看她这幅炸毛的样子,略带无奈的告诉她,“我部活结束的时候是在五点五十分,如果实在不想去看我打网球,就在教室里等我如何?”
  
  桐川贝芽沉默了一下,意外温顺的点头,“好。”
  
  少年把书包放在了教室,转身离开,走入那黏腻如金黄色麦芽糖的光线里。
  
  桐川贝芽忽然想哭,越前龙马这家伙怎么能温柔?简直是犯规!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