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见踯躅

我狗涉,圈名贼多随意就好,
喊我狗侠也可以─━ _ ─━✧
但我希望朋友的备注是,机智聪明可爱无敌漂亮亲爱的阿涉!

Hhhh

如升楼旧事

☆食用说明:

☆怂恿湫向椿告白的几率有多大?

☆不知道……

【四·椿湫与鲲】

       “折荧,这次,真的谢谢你了。”
  
  椿拎着装着鲲的桶对她笑了笑。
  
  折荧对她笑笑,“我觉得那边那个小哥,牺牲更大一点哈哈……”
  
  “湫,谢谢你,你就像哥哥一样对我好,对不起,我之前那么生气不理你。”
  
  湫本来挺到前一句还是很高兴的,听到后一句整个人都绿了。
  
  他笑得很勉强,“哈哈……”
  
  椿狐疑的看了看他,没有多说什么,她和折荧说了会话,折荧看了看天色,这才忙着离开,“我得回去了,不然师傅没饭吃又得骂我了,我先走了,椿很高兴认识你,我以后会来找你玩的,湫,再见。”
  
  “我也很高兴认识你!再见!”
  
  “湫,”椿望着湫,“一起回家吧。”
  
  “好,我们一起回家。”
  
  湫忽然一阵释然。
  
  他从未想过,未来的某一天,就连这句话也成为了奢望。
  
  灵婆这几天又碰上了几个客人,他只帮助付的起代价的人,而那些因为代价高昂犹豫不决的人再次到来时,灵婆告诉他们代价涨了。
  
  大多都离开了。
  
  折荧到底性子还是活泼的,没多久就和椿,湫混熟了,她见过人间的形形色色,自然看出了两人的猫腻。
  
  椿在逗鲲的时候,她看湫黯然神伤,“诶我说湫你干嘛不告白啊?”
  
  “你没看到椿那么喜欢鲲吗?”
  
  折荧翻个白眼,“那分明是把鱼当成儿子来宠的好吧!”
  
  湫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诶你说的是真的吗?”
  
  说着他又狐疑地打量着折荧,“你当过妈啊?”
  
  折荧当即气的要打人,“我可去你的吧儿砸!你重点搞错了好吧!”
  
  湫尴尬地不行,“那你怎么看啊?”
  
  “哼,我就搞不懂了,和你们一起长大的男孩女孩多了去了,椿也没介绍其他的人给我,这不就明摆着你在她心里位置不低么?”
  
  湫一瞬间燃起的某种不可描述心思瞬间焉了,“椿把我当哥哥……”
  
  折荧更加恨铁不成钢,“别说哥哥了,在人间追女孩都是把女孩当闺女来养的!把你当哥哥不就说明对你很有好感么。”
  
  “真哒?”
  
  “废话,我眼睛又不瞎!有很多事情,你不说出来,对方是无法意识到的。”
  
  湫只感觉浑身血液都沸腾了起来,他问,“那我我我!我去告白啦?”
  
  折荧翻个白眼,“你傻不傻,好歹挑个有星空的夜晚,互诉衷肠,记得千万不要带上鱼!否则你成功的可能性很低。”
  
  湫忽然沉默了一下,表情古怪,“你说了跟没说一样,最近一直在下雨,哪里来的星空啊!”
  
  “喔……对……”
  
  椿吹着埙,幼小的鲲在雨里飞舞,淡绿色的灵力溢出,如梦似幻。
  
  湫的眼神也变得非常柔和。
  
  “其实现在就已经很好了……”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