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见踯躅

我狗涉,圈名贼多随意就好,
喊我狗侠也可以─━ _ ─━✧
但我希望朋友的备注是,机智聪明可爱无敌漂亮亲爱的阿涉!

Hhhh

如果刀子有后续

☆食用说明: 是一口刀子的后续,he

☆人物有ooc,也有我的过度解读

☆帕总情感史丰富

☆今天怎么和帕总告白?

【不要骗别人了,就骗我一个人怎么样?】

  
  
  1.
  
  帕洛斯看着你毫无防备的离开,悄悄收回了自己的能力。
  
  “算了,反正也是个傻的,让她多活段时间。”
  
  帕洛斯几乎没有出现过这种想法,身为宇宙联邦通缉榜上鼎鼎有名的骗徒,他的心足够冷硬,他也知道放虎归山是什么危险的操作。
  
  所以他从不干手下留情这种傻事。
  
  但是,一只猫的话……
  
  啧,谁在乎?
  
  但不可避免的是,他的确对你的“傻”有好感,虽然只有一点点。
  
  鼎鼎有名的骗徒在原地嗤笑一声,【谁要你的原谅。】
  
  
  2.
  
  帕洛斯在那之后几乎没有联系过你了,唯一一次碰到还只是状似亲热的聊了几句。
  
  然后这家伙就来了一句,雷狮老大找我有事,再见啦!
  
  你从此恨上了雷狮( meiyou!手动滑稽
  
  你又不是傻,智商还是在线的。
  
  这已经很显而易见了嘛,他已经不想再和你有交集了!
  
  一想到这个你就觉得有点难受,但你也说不上来到底有什么难受。
  
  毕竟普通朋友就是这样,说散就散也是正常的。
  
  莫非……
  
  你不敢再深思下去,只觉得莫名的恐惧包裹住了自己,让你呼吸有碍寸步难行。
  
  “……你的状态这么差,不如先回去?”
  
  你身边忽然响起了年轻人柔和的嗓音,是十分熟悉的嗓音。
  
  你下意识一转头,这个时候你忽然意识到这不是个见面的好时候。
  
  “喔!你说得对帕洛斯,我,我得先回去了,下次再见喔!”
  
  堪称落荒而逃。
  
  你绯红的脸色也没逃过帕洛斯的眼睛,他的表情倒还是那副彬彬有礼的样子。
  
  “害羞了?嗯……她才意识到她喜欢我?”
  
  还真不是帕洛斯自恋,他骗过的姑娘没有一千也有八十个,所以他能看出来你当时表情的意义。
  
  帕洛斯心情有点复杂。
  
  他以为你是喜欢他,才会三番五次被他坑的。
  
  也许是对自己的情感史的经验太过自信,又或者是因为你对朋友太掏心掏肺。
  
  帕洛斯轻率地认为,你一开始就喜欢他。
  
  有了这个认知,帕洛斯对你的态度就显得有些随意了。
  
  坑你,那是常有的。
  
  骗你,那是必须的。
  
  绿你,那是……不对这个不成立。
  
  帕洛斯哑然失笑,左眼下的圆圈贴纸都笑皱了起来,看起来像极了是因为笑得太用力所以才有的生理眼泪。
  
  【友谊?谁需要那种东西啊!】
  
  
  
  3.
  
  你在躲着帕洛斯。
  
  你在恐惧。
  
  恐惧心中所想是为真实。
  
  你喜欢上了一个骗子。
  
  一个想杀你的大骗子!
  
  他有什么好!骗了你那么多次!你好几次差点死掉啊喂!和死神擦肩的滋味一点都不好受!现在还没在一起他就这样,在一起了那岂不是天天速度与激情??
  
  【不对我在想什么??什么在一起?】
  
  你捂住了脑袋,还是忍不住脸红了。
  
  “就算是这么坏……我也觉得还是喜欢他的……”
  
  恐惧中滋生的莫名其妙的甜蜜,宛如自由猎蜂蜂巢中的蜂王浆,那是被重重危险包围着的极致美味。
  
  一口吞下,就算是再荒凉的沙漠里,也会催生出绿洲和甘泉来。
  
  可是沙漠里,不仅有绿洲,也有海市蜃楼啊。
  
  “mmp!帕洛斯!你个%#/+-_:*#✔✘::).com✔”
  
  你打算停止一切空想出去刷怪的时候,就看到帕洛斯牵着一个姑娘的手,笑容里是你前所未见的温柔。
  
  ……
  
  每个姑娘都会有些不切实际的幻想。
  
  尤其是自己中意的人。
  
  你也不是没想过成为他感情史的终结者。
  
  但显然被截胡了。
  
  甜蜜个狗!!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mmp。
  
 
  
  4.
  
  你把满腔愤怒都发泄在了野怪身上,积分爆满让你心情稍好了一些。
  
  然后你就疯狂的花积分。
  
  这下你心情才是真的好了起来。
  
  “积分王八蛋,花了我再赚~”
  
  你打算回去了,一转身就看到了帕洛斯和姑娘。
  
  姑娘的容色是极好的,看得她都有些心动。
  
  要不……呃不不不。
  
  吓得狗作者文风都变了,可见这姑娘有多好看。
  
  也不知道帕洛斯对那姑娘说了什么,姑娘笑得十分开心。
  
  你很难过,而且又生气起来了。
  
  “姑娘!帕洛斯喜欢佩利!你不知道吗?!”
  
  说完这句你就跑了。
  
  姑娘面色一白,“佩利?”
  
  帕洛斯一僵,但已经在瞬间就想好了应对方法。
  
  但他万万没想到。
  
  “谁喊我佩利大爷?”
  
  姑娘的神色由惊讶变成我都懂我都懂,再转变成欣慰和祝福的意思。
  
  最后她很激动的把空间留给了帕洛斯和佩利,临走前还留下一句,“祝福你们!”
  
  帕洛斯: ……
  
  佩利: ???
  
  

  5.
  
  你并没有觉得自己做了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毕竟帕洛斯也坑过你这么多次。
  
  你只是这一次的恶作剧而已。
  
  但还是不可避免的难过吧?
  
  ……
  
  就……我喜欢的人不喜欢我这种事,想想都倒霉吧?
  
  虽然这也是极为平常的事情。
  
  那是一种又酸又涩的情绪,酸到想让人掉眼泪,涩到让人想吐。
  
  所以你一边掉眼泪,一边还在吐,可你什么都吐不出来。
  
  “喂!我说,被整的明明是我吧?你怎么哭得好像你是被整得一样!”
  
  帕洛斯知道你的活动位置,所以他很轻易地找到了你。
  
  一颗糖突然出现在你眼前。
  
  “喏,吃颗糖吧?”
  
  你一把抓过那颗糖还打在了帕洛斯手心里,哭得直打嗝还非要说话,“我还要!你以为……咯……一颗糖就…咯够了吗!”
  
  “好好好,都给你都给你,诶,不对是我做错了事情吗?”
  
  你拆开包装,那是颗硬糖。
  
  “你泡姑娘不喊我,不是你的错又是什么!”
  
  帕洛斯 : ……???
  
  “帕洛斯,我说真的,你不要坑那些漂亮的姑娘了,你就坑我吧。”
  
  糖的外壳被舌尖的温暖融化,里面温热的草莓夹心瞬间填入口腔,甜到掉牙。
  
  帕洛斯一时有些恍惚,这句话对他说,效果不亚于表白。
  
  以前的姑娘不是说喜欢就是说爱。
  
  不是说一辈子就是说永远。
  
  但在他揭穿自己的身份之后,那些温柔的神色都变成恐惧和厌恶。
  
  帕洛斯最后亲手杀了那些说着爱的姑娘们。
  
  他游走在人群中,越发寂寞。
  
  但他对这个游戏却日复一日的热爱着,乐此不疲。
  
  “为什么?呃……我的意思是,你为什么这么说?”
  
  你揉了揉发酸的眼睛,然后讲目光看向帕洛斯。
  
  “哥哥说女孩子们是宝物,应该好好珍视起来的。但是哥哥不可能都保护到,所以我要帮哥哥保护她们,万一有一天谁成了我嫂子呢?”
  
  帕洛斯: ……
  
  “再说了……我被你坑习惯了嘛,虽然嘴上说着下不为例,但我总觉得我还是会原谅帕洛斯的。”
  
  “因为我喜欢帕洛斯,所以我希望帕洛斯只骗我一个人。”
  
  白发的年轻人没有想到你会这么直接的说出来,他有些怔楞。
  
  夕阳的逆光里,他的神色捉摸不定。
  
  “果然说出来就轻松很多了呀!你就当做,我在发牢骚就好了。我先回去啦!”
  
  你笑着打算告别他,但是他从背后突然抱住了你。
  
  白发的年轻人的嗓音不同于以前的略带轻浮,有一点点的认真意味。
  
  “要不,我们试试?可爱的,终结者?”
  
  你被热气一吹,耳朵不适地动了动,对方似乎抓住了这个小动作,继续吹气。
  
  “所以,答不答应我呢?让我只骗你只坑你一个人?”
  
  你想挣扎出来,但他的力气太大了。
  
  你想转移话题,这时对方的头发垂到你头发上,白色和黑色的头发互相交缠。
  
  你忽然有个绝妙的话题。
  
  “帕洛斯,你的衣服似乎没有口袋,所以之前给我的糖,是从头发里拿出来的吗?”
  
  热气一滞。
  
  
  
  【后记】
  
  和帕洛斯的恋爱旅程还是蛮心酸的。
  
  如你预测的,天天速度与激情的上演。
  
  不过是多了一个主演。
  
  帕洛斯每隔一段时间会产生厌烦期,这段时间里他会说各种很过分的话,但也仅仅是话,明明各种动作都说明了他还是认真着。
  
  与其说是厌烦期,倒不如说是在试探吧?
  
  你隐隐约约觉得帕洛斯在恐惧,但他也在期待。
  
  他期待你只是嘴上说说,但他也在恐惧这个期待,这属于年轻人的患得患失。
  
  你也知道至今他还未完全喜欢上你。
  
  那天的试试也仅是一个冲动。
  
  但是时间还长嘛。
  
  这天你又看到帕洛斯对一个姑娘笑得很温柔,虽然没有牵她的手。
  
  你气炸了,但是下一句话却让你瞬间脸红。
  
  “抱歉,我有女朋友喔~看到那边那个漂亮姑娘没,我的。”
  
  对,你是他的。
  
  连同这颗,一直跳动的心。
  
  也属于帕洛斯。
  
  这天帕洛斯意外的很想进行一些少儿不宜的内容。
  
  你缩进被子里支支吾吾地说,“那个,我们还没结婚!而且,三年起步最高死刑喔!”
  
  帕洛斯脸上笑嘻嘻,心里mmp。
  
  论女友日常煞风景,怎么回怼比较好?
  
  帕洛斯抱着缩进被子里的你,或者说抱着个春卷。
  
  “睡吧,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我说真的。”
  
  你过了会儿悄咪咪地问,“那我们什么时候结婚啊?”
  
  月光下映照出年轻人的睡颜,他似乎睡着了。
  
  你知道这个问题实在是奢侈至极。
  
  你吻了吻他的脸颊,把春卷被子分他一半,心安理得地缩进他怀里。
  
  “晚安!我的骗子先生。”
  
  在你安心的睡着之后,他睁开眼睛,抱你更紧了些。
  
  “晚安,我的傻子小姐。”
  

评论(16)

热度(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