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见踯躅

我狗涉,圈名贼多随意就好,
喊我狗侠也可以─━ _ ─━✧
但我希望朋友的备注是,机智聪明可爱无敌漂亮亲爱的阿涉!

Hhhh

如升楼旧事

☆食用说明:

☆狗作者终于记起了还有一篇大鱼海棠同人

☆姑娘不走大体剧情,只走一些细枝末节

☆为什么我姑娘还是死了……

【二 · 海的尽头】

  灵婆没事的时候就和折荧打麻将,折荧都要被气哭了,她欠灵婆的钱已经排到125年后的过年红包了。
  
  “你这个奸商!太过分啦你都不让我赢哼!”
  
  灵婆奸笑,随后好脾气的说,“那我只算你一百年的红包好吧?”
  
  “真的?”
  
  “那还有假?”
  
  “你都出老千了还不假嘛?”
  
  “诶呦我这暴脾气嘿!”
  
  灵婆看着折荧被猫追的四处逃窜,眼神变得非常慈爱,就好像看着自己的孙女一样。
  
  如升楼也不再是非常冷清了,多了个人一起吸猫,也挺好的。
  
  折荧有时候会偷跑出去,到海的尽头那边去,有一只貔貅站在那里,她有时候会和它聊天,更多的还是会去到一个老爷爷的居所。
  
  “老爷爷,您有树或者花的种子吗?我想种点东西。”
  
  胡子头发特别长的老爷爷转过头来,几只喜鹊衔着他的头发盘了起来,盘成了不可描述的形状。
  
  折荧尽力不去看那个。
  
  “有海棠的种子,还有一些蔬菜的种子,还有一些不知道是什么的种子,都给你吧,如果开出了好看的花,就带给爷爷看吧。”
  
  “谢谢爷爷,我一定送过来。”
  
  折荧陪老爷爷说了会儿话,讲了些人间的趣事说给他听,把老爷爷逗得十分开心。
  
  夕阳垂暮,她告别了老爷爷,就要回到灵婆那里,再不回去灵婆估计就该炸了。
  
  折荧口中哼着人间的小调,一路脚下生风,踩着白与黑交织前的最后一丝光,她唤醒了石像貔貅,坐上了三手的船。
  
  每每在云海间遨游,总让她有有一种超脱凡俗的感觉,厚重与清亮的音色互相演奏传唱,一瞬间恍如桃源仙境。
  
  “师傅,我回来啦!”
  
  折荧于几日前拜了灵婆为师,她认为是自己入了灵婆的眼缘,可实际上是灵婆再也不想听到她嘴里的“婆婆”,我呸老子是大老爷们灵婆是指职位好吧!
  
  灵婆粗浅地教导了一些法术,折荧学的很快,但不熟练,于是只能多用。
  
  “回来就回来,瞎咋呼什么真是!”
  
  灵婆瞪大了眼睛,和其他三只猫玩飞行棋,玩得倒是很开心。
  
  折荧拜了师那天求着灵婆去了人间看望挚友,挚友智多近妖,早猜到了她付出了代价,极为动容。
  
  “阿荧,这辈子欠你的,我是无论如何都要还上的。”
  
  “还什么呢?这是你上一世种下的因,如今因果循环,咱们谁也不欠谁的。”
  
  “我想和阿荧做一辈子的朋友,我不管上辈子我做过什么事,我只知道如今我欠了阿荧的。”
  
  折荧带着大包小包很懵逼的回来,在房里思考了很久了也没能想出个究竟来,想着干脆出门看看世界。
  
  当她拆开大包小包的,发现什么飞行棋,三国杀,大富翁,狼人杀,扑克牌之类的东西,她整个人都惊呆了,阿羽够意思啊。
  
  后来被灵婆强制充公,美其名曰,红包不用还了。
  
  灵婆在桌上大杀四方,折荧有时跟灵婆玩个一两把,之后灵婆就板着一张脸说,“你该去学习了。”
  
  我呸你不就是看我赢得多嘛!
  
  小气鬼!
  
  那日问老爷爷讨的种子,如今长出了幼苗,她仔细养着,时不时用灵力温养着,长势良好,已经有了几朵花骨朵儿。
  
  她在古书上找了又找,总算找出了名堂。
  
  这花儿大有来头,名唤解百忧,孟婆汤的主要原材料之一。
  
  折荧挠挠下巴,她仿佛找到了发家致富的办法。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