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见踯躅

我狗涉,圈名贼多随意就好,
喊我狗侠也可以─━ _ ─━✧
但我希望朋友的备注是,机智聪明可爱无敌漂亮亲爱的阿涉!

Hhhh

上帝玫瑰 · 番外

☆晚上好⊙∀⊙!我们又见面啦没错是你们熟悉的阿涉我

☆我们的宗旨是: 甜甜甜!!

☆嘉德罗斯在番外里经历了一次长久的ooc

☆先祝大家元旦快乐,我们明年再见✧⁺⸜(●˙▾˙●)⸝⁺✧


  
  【1.新的名字】
  
  嘉德罗斯赢得了最后的胜利,他已经证明了自己。
  
  然而他并不怎么高兴。
  
  如已经死在自己记忆里的那个人说过的。
  
  【——你的名字一定会传遍宇宙的。】
  
  格瑞,雷德,祖玛,雷狮,金……这些他记得名字的人,都已经像她一样住在记忆里了。
  
  因为凹凸大赛只需要一个冠军。
  
  在神问他想要改变什么的时候,他认真思索了很久,最终顺从自己的心意。
  
  “我要他们复生。”
  
  神,或者说他的父亲。
  
  “你自己就有这样的能力,亲爱的孩子。”
  
  嘉德罗斯不喜欢被称作孩子,就算是他生理意义上的爹也这样。
  
  “别忽略那个孩子给予你的力量啊。”
  
  嘉德罗斯笑了一声,他知道他爹说的是她。
  
  那个连名字都未曾告诉他的,送经验的家伙。
  
  她?弱小的家伙,能给他什么?
  
  嘉德罗斯去到了当时审判的地点,惊讶于那里开满了黄玫瑰。
  
  那些玫瑰主动为他敞开了一条道路,最里面有一支金色玫瑰。
  
  他记得,他也有一支。
  
  他从终端里提取出了那支金色玫瑰,它依然十分娇艳。
  
  两支玫瑰触碰到了一起散发出温暖的光芒,在那团光芒里跌出一个抱着书的七八岁的黑眼女孩。
  
  她眼神极茫然的样子,几乎是一眼就捕捉到了最耀眼的存在。
  
  “……?”
  
  “你是谁?”
  
  她心里涌出一股熟悉的疼痛,嘴唇翕动却已经什么都说出不来。
  
  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
  
  嘉德罗斯有一瞬间的惊讶,然后就归于平静,他揉了揉她的头。
  
  “我,嘉德罗斯。”
  
  当她听到这个名字,心里莫名的不安定起来,她急急地问,“那我呢?我的名字呢?”
  
  嘉德罗斯陷入沉思。
  
  “如果我……我没有名字?那,嘉德罗斯,你能给我起一个名字吗?”
  
  嘉德罗斯思索了一下,“那不如喊你奶油慕斯?”
  
  奶油慕斯是嘉德罗斯相对于其他的高热量食物更偏爱一些的食物,可能是因为口感偏甜还不腻?
  
  她点点头,但又有点疑惑,“我怎么觉得这个名字有点奇怪?”
  
  金发的年轻神明示意她起来跟随着他,“没什么奇怪的,这个名字很好,因为是我给你的名字。”
  
  “快跟上!”
  
  奶油慕斯看他的态度,胆子不由得肥了起来,她追上去扯了扯他的袖子,“嘉德罗斯,我……我现在谁都不认识,只认识你,能跟你一起吗?一直的那种。”
  
  嘉德罗斯关注点还是在自己的袖子上,他很少被人这么亲近过,可以说几乎没有。
  
  “等你跟上我了,再来说这些话吧。”
  
  奶油慕斯在他的眼神下讪讪地放开了他的袖子,却偏偏不服气,“哼,这又什么难的,我当然能跟上你!别小瞧我奶油慕斯,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只觉得有些好笑。
 
  
  
  
  【2.美梦成真】
  
  
  嘉德罗斯被神使们推举为下一届凹凸大赛的裁判,嘉德罗斯问,“你们确定我不会打死所有的参赛者?”
  
  神使们: “不确定……”
  
  嘉德罗斯嘲讽一笑,继续教奶油慕斯使用元力。
  
  神使们: ……
  
  奶油慕斯使用【造梦录】,想法越来越天马行空,大多都是做了什么什么的梦。
  
  “嘉德罗斯嘉德罗斯,我今天梦到被一群穿着白衣服带着面具的人追杀喔,哈哈哈我吓唬他们说我有背景什么的,结果他们真的被吓到了诶!最后被我团灭哈哈……不对,我还留了个女孩子……唔……”
  
  “嘉德罗斯嘉德罗斯,我今天梦到你了喔!怎么梦里你脾气也那么差!居然还喊我渣——渣!呃……我!我的意思是现实里的你真好!嘉德罗斯最好了!”
  
  “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
  
  一开始嘉德罗斯对她的梦还不放在心上,直到那些过去都被她挖掘出来。
  
  “嘉德罗斯,我……”
  
  抱着兔子玩偶的女孩子几乎都要哭出来,当嘉德罗斯的目光注意到她时,她马上就哭了出来。
  
  但当嘉德罗斯靠近她,她吓得倒退好几步不小心摔到地上。
  
  “我梦到你杀了我。”
  
  嘉德罗斯只是挑眉,“这是事实。”
  
  奶油慕斯诡异的安静下来,“……你怎么就不反驳一下?”
  
  “这是事实。”
  
  奶油慕斯眨了眨眼睛,鼻子很酸,“就是这样才更难过啊……就算是骗骗我都好,你说的,不管是什么我都信啊!”
  
  “你是猪。”
  
  奶油慕斯呼吸一滞,她不可置信地看着嘉德罗斯,“你……你说什么?”
  
  嘉德罗斯嘴角勾起,“我说,你是猪,你信不信?”
  
  我要是猪!我第一个就拱你这颗白菜!
  
  嘉德罗斯真是太讨厌了!
  
  “行行行我是猪我是猪!!行了吧!”
  
  嘉德罗斯认为奶油慕斯的食量完全可以担得上“猪”这个名词。
  
  但奶油慕斯就是不胖就是了。
  
  奶油慕斯回了房间之后气不过,把嘉德罗斯的零食都偷过来吃掉!吃完了之后才冷静下来思考。
  
  对……梦境里的那个自己的确惨烈极了,但是……
  
  现在的自己可谓是新生了吧?
  
  有了名字,也有了喜欢的人,也有了为之奋斗的信念。
  
  过去的自己来不及说出的话,现在的奶油慕斯会帮你转达的。
  
  她的房门被打开,奶油慕斯看到嘉德罗斯领着一个粉色头发的小姑娘和一个灰色头发的小男孩进来了。
  
  “呜哇!傻白甜!我好想你啊!!!”
  
  粉色头发的小姑娘几乎是立刻就投到了她怀里,哭得声嘶力竭。
  
  “美……美梦?!还有噩梦!”
  
  这个声音,奶油慕斯记得很清楚,就是美梦没有错。
  
  “呜呜哇!!你居然记得我啊啊!”
  
  噩梦稍显冷静一点,但激动的全身颤抖眼圈发红,“欢迎回来,主人。”
  
  噩梦和美梦一样其实都很喜欢这一任宿主,比任何以前的主人都要喜欢。
  
  奶油慕斯抱住两个比她还要小的小萝卜墩,眼睛却瞄向了一边的嘉德罗斯,她做出【谢谢你】的口型。
  
  嘉德罗斯理都没理她,直接离开了她的房间。
  
  临走之前还说了句,“等着瞧!”
  
  卧槽为什么啊!
  
  等等!!
  
  嘉德罗斯的零食的包装……好像还……
  
  吾命休矣!!!
  
  
  
  【3. 追溯根源】
  
  在那次零食事件后,她乖巧了很多。
  
  嘉德罗斯似乎也因为她端正的求饶态度,有所缓和。
  
  不过奶油慕斯总觉得嘉德罗斯有点奇怪。
  
  怎么说,和记忆里的嘉德罗斯,现在的嘉德罗斯似乎更加好说话一点?
  
  虽然也只是相对来说而已。
  
  不……不止!
  
  嘉德罗斯的奇怪不仅在于这里!
 
  最奇怪的地方在于他对她的态度,太慈祥了吧!!
  
  慈祥得像那个二百五的神爹一样。
  
  不不不我不是骂他!
  
  总之就是很奇怪。
  
  嘉德罗斯很强大,毫无疑问他已经站在了宇宙的顶峰,实力与神爹比肩,圣空星更是因为嘉德罗斯在宇宙中掌握了极大的话语权。
  
  不过嘉德罗斯目前完全没有继承王位的打算。
 
  “我可没有束缚自己的想法……还是说,你想去那里看看?如果这样的话,我可以让搬运人送你过去。”
  
  奶油慕斯摇摇头,胆儿被嘉德罗斯的慈祥养的极肥,“只是好奇而已……比起什么星际旅游,我还是喜欢待在嘉德罗斯身边啦!”
  
  嘉德罗斯听到这个答案并不意外,他知道奶油慕斯很依赖他。
  
  “对了,你对造梦录的掌握到了多少?”
  
  奶油慕斯很骄傲的说,“已经可以不凭借媒介催眠心有执念的人了……至于那些没有执念的人,反正我是没有遇见过这样的人啦哈哈哈!”
  
  嘉德罗斯觉得这家伙在说废话。
  
  “不过嘉德罗斯你记不记得,我们打架的时候,我是有想让你陷入梦境的,但是都没有成功,你是不是没做过梦啊?”
  
  嘉德罗斯一怔,“是那样。”
  
  “你还真是奇怪啊……按理来说……”
  
  “但是你死之后,就开始会做梦了……啧,无聊的东西。”
  
  他不止一次梦到过,大赛里遇到过的人。
  
  格瑞,雷德,祖玛……
  
  像是曾经一样,雷德祖玛跟着他去找格瑞的茬,格瑞还是不跟他打架。
  
  强如嘉德罗斯也有执念,每梦见他们一次,他的执念就加深一分。
  
  这份执念从潜意识里影响嘉德罗斯。
  
  他变了。
  
  或者这么说吧,他崩人设了。
  
  【别忽略那个孩子给予你的力量啊】
  
  什么力量啊……
  
  分明就是束缚吧!
  
  奶油慕斯催眠了嘉德罗斯之后,通过梦见衍生已经看见了他和神的对话。
  
  奶油慕斯收了傻白甜的笑,看着嘉德罗斯,感觉很难过。
  
  她已经知道是什么原因了。
  
  七体归一给嘉德罗斯带来的不止是力量的统一。
  
  她的人格已经随着她的长大而稳定成熟了下来,和小时候的婴儿状态不是一个级别的。
  
  而且她的人格和嘉德罗斯是有一部分的冲突的。
  
  比如她很重感情,很容易心软,很喜欢小东西,有的时候诡异的抓不着重点什么的,但更多情况下她更加理性,会做出相对更好的选择。
  
  单是心软,就已经和嘉德罗斯有冲突了。
  
  自己的力量又是具有着蛊惑性的,会将他内心的一部分执念无限放大。
  
  ……
  
  总之,自己的锅啊,怎么都得陪他完成执念才行啊。
  
  不过,在此之前,得把自己的那部分力量收回来。
  
  不然接着影响下去,嘉德罗斯或许会是一位合格的神明或王。
  
  但不再是嘉德罗斯。
  
  
  
  【4.太过仁慈】
  
  “嘉德罗斯,可不可以把我那部分的力量还给我啊?”
  
  嘉德罗斯只是冷淡地瞥了她一眼,“后果你想清楚了吗?”
  
  我靠又来了这种诡异的慈祥感!
  
  “嗯嗯!”
  
  两支金色玫瑰,一支在嘉德罗斯身边吸收元力,一支在日不落森林里吸收元力,这些元力为她构造了一副新的躯体。
  
  她现在的身体素质比当初好了很多,但依然有很大的局限。
  
  与其让这部分力量束缚嘉德罗斯,倒不如让它回来,反正她现在大概是受得住的。
  
  奶油慕斯突然觉得自己腾空,她不适地晃了晃腿。
  
  不瞒诸位她的身高才156,那边的嘉德罗斯已经拔高到175了。
  
  “嘉德罗斯你拎着我做什么啊!”
  
  嘉德罗斯把她拎到桌子上,“我是说,从我这里想得到什么,后果你想清楚了没有?”
  
  “别因为对你太仁慈,就得意忘形啊,奶油慕斯。”
  
  “我可是嘉德罗斯。”
  
  糟……糕……!
  
  奶油慕斯低下头,不敢看他的眼睛,声音也莫名其妙带上了一点哭腔,“是……我知道了,对不起,是我太得意忘形了……但是,无论如何,我都要那份力量!”
  
  嘉德罗斯嗤笑了一声,其实奶油慕斯怎么蹦哒对他来说都无所谓,因为弱到爆炸。
  
  从他这里拿走他的东西,还敢说是她自己的,呵呵,她都是他一手带大的。
  
  “既然你这么不知死活,那我就发发好心成全你。”
  
  将那份力量凝聚在一滴血里,他咬破了手指,那一滴血安安静静的待在那里。
  
  “自己来拿。”
  
  奶油慕斯还在发懵,嘉德罗斯不曾对她说过重话,刚刚那句足以让她心痛好久。
  
  她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戳破一样,膨胀的部分被冷冽的言语刺激后回归最初的模样。
  
  要摆正心态。
  
  就像打疼自己的巴掌一样。
  
  她顺从的吞下那滴血,腥甜的味道不怎么好。
  
  奶油慕斯跳下桌子,头也不回,“感念您的恩德。”
  
  嘉德罗斯眼神冷了下来,“果然对你太放纵了啊……”
  
  完全摆正不了心态。
  
  和记忆里的嘉德罗斯一对比,方知他的仁慈有多温柔。
  
  怎么可能摆正得了心态!
  
  奶油慕斯去到了嚎哭地穴,她很难过,一难过就想发泄,最好的途径是打魔蛛诸侯。
  
  今天运气好,碰到了蛛后。
  
  她记得当初就是在蛛后手上吃了大亏。
  
  现在她想讨回来。
  
  金色填进了她的眼睛。
  
  那可真漂亮。
  
  她用迷梦囚笼困住了蛛后,然后一刀一刀地戳蛛后。
  
  直到戳死它。
  
  奶油慕斯一点都不高兴,还很难过,总觉得那刀子戳到了自己的身上。
  
  喉咙有些发痒,有点熟悉的腥甜味反上来,娇嫩的东西摩挲过喉咙,带起一阵咳嗽。
  
  “咳咳……怎么又是花??”
  
  这次还带着血。
  
  ……
  
  大概是绝症吧?
  
  奶油慕斯蜷缩起来靠在失去气息的蛛后身上,悠悠的叹了口气,还真是让人感到悲伤的消息。
  
  得加快练习了,造梦录最后一页上的内容,是可以配合复生祭坛,将他人梦境里的人或事物提取到现实世界的。
  
  这就是她与生俱来的力量。
  
  但是力量居然隐隐约约地排斥着她,真想一头撞死得了。
  
  算了吧,疼。
  
  
  【5 . 复生祭坛】
  
  她瞎找巴找,居然还真得找到了传说中的复生祭坛。
  
  在天上。
  
  她威胁了一头天空领主让它帮忙带她飞上去不然就让嘉德罗斯打死它。
  
  天空领主认怂。
  
  她踩上了于天空中漂浮的复生祭坛,满目都是各种各样的元力技能和休眠仓。
  
  所以那个烈斩下面不就是格瑞吗?!
  
  她小跑到烈斩那边,里面的人她以前没见过,但是嘉德罗斯的梦里,格瑞出场频率很高。
  
  “如果是我想的那样,那真是……”
  
  她打开休眠仓,握住他尚有余温的手,输入了很多元力。
  
  【造梦 · 生命复苏】
  
  她几乎用了一半多的元力,那份力量开始膨胀,她勉强才抵抗得了它的反扑。
  
  对方已经睁开眼睛了。
  
  兴许沉睡太久,不太适应烈斩的绿光。
  
  “……”
  
  “格瑞先生?感觉怎么样,能动吗?”
  
  他面无表情从休眠仓里爬了起来,刚想出来就摔倒了。
  
  他的元力……??
  
  “怎么回事?我不是……死了吗?”
  
  奶油慕斯笑得苍白,“这是复生祭坛,里面每个心有执念的灵魂都等待着被唤醒。”
  
  “您在这里修养一段时间吧?或者你可以坐那头天空领主去找嘉德罗斯,他应该会帮你的。毕竟他很想你呢。”
  
  格瑞十分警惕,“你确定你不是提议让我再死一次?”
  
  “……那你待在这里呗,反正我要去休息了。”
  
  格瑞握住烈斩,有点重,“你能复活我,那你能复活金吗?”
  
  “你能给我什么呢?格瑞先生?我会复活你仅仅是因为嘉德罗斯而已,可你,想要我的帮助,你能付出什么?”
  
  格瑞紫色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奶油慕斯,却说出了一个让她吐血的答案,“……打,打架?”
  
  我靠被你打死吗?!
  
  才不要!
  
  “格瑞先生,帮我把雷德和祖玛的找出来,作为回报,我会帮你复活金。”
  
  奶油慕斯笑了起来,把终端里的食物都提取出来,“你先在这里养一段时间吧,这里元力很充沛,我……我明天还会过来。所以放心,我不会跑的。”
  
  “……如果你还不信,我们可以加好友……”
 
  格瑞冷漠脸,他已经没有终端了。
  
  奶油慕斯干脆催眠他,“先做个好梦吧,格瑞先生,我会回来的。”
  
  奶油慕斯乘着天空领主回到了嘉德罗斯的住所,迎接她的仅仅是神通棍。
  
  “长本事了啊!一天都不回来!”
  
  奶油慕斯无端委屈,“我去找复生祭坛了。”
  
  嘉德罗斯依然攻击她,“这不能成为你一天不回来的理由。得让你长长记性,奶油慕斯。”
  
  奶油慕斯放弃了抵抗,任由神通棍贯穿她的腹腔。
  
  神力会修复好她的身体,所以这无关紧要。
  
  疼到窒息了。
  
  “长记性了吗?”
  
  “是的……我明白了。”
  
  她心里又泛起了无端的欣喜。
  
  不愧是嘉德罗斯。
  
  
  
  【6 . 皆大欢喜】
  
  
  原女在元力恢复好之后,跟嘉德罗斯说了一声就出去了。
  
  嘉德罗斯要处理很多来自圣空星的事务,虽然他并不想被王位束缚住,但显然这些已经成了他生活中的一部分。
  
  神明或王,两个身份其实可以兼具啊。
  
  看到嘉德罗斯,就会明白这一点了。
  
  “格瑞先生,久等了吧,今天有牛……大佬!!!冷静!不要砍我!!”
  
  空手接绿刃get√
  
  仅仅是一天,格瑞的元力就已经恢复到强盛状态。
  
  太可怕了。
  
  格瑞挣扎了一秒,收回了刀,接过了对方带的牛奶。
  
  久违的味道。
  
  “大佬大佬,雷德和祖玛在那里呢?”
  
  他指了指一个方向,两个人的休眠仓很近很近。
  
  奶油慕斯想试试一次复活两个人……她其实可以一边吸收这里的元力一边输给他们元力。
  
  果然,可行的。
  
  雷德和祖玛同时醒来。
  
  “祖玛祖玛!”
  
  “……雷德?我们不是……”
  
  “呜哇祖玛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放开我雷德!”
  
  她哑然失笑。
  
  总体来说,结果还是不错的,过程还是不说了。
  
  她悄悄走到格瑞旁边,“你的朋友在那里呢?”
  
  格瑞看她发白的脸色,“你坚持得住吗?你的状态?”
  
  “诶呀快告诉我,今天能结束的事情为什么要拖到明天!”
  
  “在那边。”
  
  是个有着带着帽子的男孩子。
  
  真可爱。
  
  在她唤醒了金之后,身体有了超负荷的信号。
  
  她忍住喉间的腥甜,“雷德,祖玛要不要回去看看嘉德罗斯?”
  
  “好。”
  
  “谢谢。”
  
  快……完蛋了吧?
  
  啧……倒霉。
  
  “嘉德罗斯大人!”
  
  “嘉德罗斯大人!终于又见到您了!”
  
  嘉德罗斯金色的眼睛瞧了瞧最后面的奶油慕斯,“回来就好。”
  
  “这不代表你们可以抱我!”
  
  奶油慕斯哑然失笑。
  
  “我去做饭,庆祝大家回来。”
  
  所有人的故事,都会有个美好的结局吧。
  
  过程再惨烈都不要紧,只要最后大家还在一起,那就再好不过了!
  
  这种想法在奶油慕斯想起自己的绝症之后被终结。
  
  卧槽好像我药丸啊!
  
  算了一时半会又死不掉。
  
  嘉德罗斯一定会有办法的,放宽心放宽心。
  
  多撒撒娇就好啦!
  
  今天是个好日子,不过还是委屈一下,喝果汁吧!
  
  然而奶油慕斯拿成了果酒。
  
  那一天发生了什么她也不清楚,只知道那天过后再也没有吐过花花吐过血。
  
  
  
  
  【7 . 我的执念】
  
  
  【嘉德罗斯?喔,格瑞,格瑞还在复生祭坛呢,在等他发小啦……对,你知道是金啊,喔……好吧好吧,我帮你把他们捎回来。】
  
  金其实醒了过来之后呆滞了很久,“格瑞……凯莉还有紫堂,还有安莉洁他们……”
  
  “他们能复活吗?像我们一样?”
  
  奶油慕斯笑了笑,“这得看你能付出什么代价,金……”
  
  金思索了几下,沮丧极了,“我也不知道能给你什么……”
  
  格瑞安抚了金,然后作出一个 “ 我答应你 ” 的口型。
  
  奶油慕斯笑起来,“好啦好啦会帮你的,你发小真可爱,真羡慕你们啊……说好了喔,回去见见嘉德罗斯。”
  
  等等……什么?发小之光??等等对我的眼睛友好一点啊!!
  
  后来断断续续地,因为复活的人里还有一些执念是其他的参赛者,他们都费尽心思给出了她感兴趣的东西。
  
  她复活了一对姐弟,超可爱!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姐弟啊!
  
  “那……那个,慕斯,你能复活安迷修吗?”
  
  “可以,但是艾比要给我什么东西做交换。”
  
  埃米看着艾比给出的筹码,“老姐你疯了吧!”
  
  艾比打了一下弟弟,“怎么说你老姐呐!”
  
  “……他不止一次救过我,我现在总算可以也救上他了吧?哼!两清啦!埃米等他醒过来就告诉他!我不欠他啦!”
  
  埃米也咬了咬牙,“慕斯,我和老姐一起,慕斯你给打个折扣吧,可以吗?”
  
  奶油慕斯思索了一下,“可以。”
  
  “笨蛋弟弟,你瞎搞什么!”
  
  “老姐!这种有意思的事情,不带上我可说不过去啊!”
  
  其实距离嘉德罗斯那一届凹凸大赛已经过去了五年,下一年就是新的凹凸大赛了。
  
  嘉德罗斯被神钦定为裁判长,还不许他打人。
  
  条件是帮奶油慕斯稳定力量。
  
  嘉德罗斯同意了。
  
  然后神使们突然集体罢工要去神仙打架,现在急缺新的神使填补。
  
  “那艾比你来做神使吧?不能打人但是可以随便晃悠,差不多六届凹凸大赛?”
  
  艾比付出的,是女孩子最美好的青春。
  
  “我和老姐一起,慕斯你给打个折扣吧?”
  
  所以埃米会想着,老姐真是疯了。
  
  “慕斯小姐,请允许我为艾比小姐分摊一些时间。”
  
  “笨蛋骑士谁要你自作主张啊!本小姐把你的命赎回来不是要你浪费时间!你应该做更有意义的事情!”
  
  奶油慕斯觉得,怎么这些历届的参赛者对自己的眼睛都不怎么友好。
  
  “我正在做有意义的事情,那就是回报艾比小姐的恩德。”
  
  “……算了随便你。”
  
  奶油慕斯带他们回到地面之后就回去找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对她的态度依旧奇怪,不冷不热。
  
  偶尔抱住他也不会发脾气。
  
  也不怎么教训她。
  
  “我回来啦!”
  
  “慕斯?嘉德罗斯大人去找格瑞先生切磋了。”
  
  ……就是很难碰上嘉德罗斯在家而已。
  
  早知道我就!!!
  
  哼!!
  
  
  
  【8 . 我喜欢你 】
  
  这一次等到深夜嘉德罗斯才回来,奶油慕斯有一下没一下的打着瞌睡。
  
  “唔……回来啦,吃饭吗?我很快给你热好。”
  
  奶油慕斯打了个哈欠就要从沙发上站起来去厨房,晃晃悠悠的没注意就被绊倒摔进了嘉德罗斯的怀里。
  
  “啧……投怀送抱?”
  
  “什么呀!才不是!”
  
  他好看的金色眼睛在灯色下让人沉醉。
  
  奶油慕斯安静了下来,扒拉着嘉德罗斯就不下来了。
  
  “这还说不是?奶油慕斯你能不能诚实点?”
  
  奶油慕斯低着头,把耳朵贴在靠近他心脏的位置,听那颗心脏有力的跳动。
  
  “我没有投怀送抱,我只是想你了。”
  
  “……你不想这样给我热饭吧?”
  
  奶油慕斯很自觉的松开了嘉德罗斯,去厨房端了饭过来。
  
  不是高热量的食物,嘉德罗斯表示很嫌弃。
  
  “那你干脆别吃!”
  
  “你给我做的,那就是我的!我怎么不能吃?!”
  
  “行行行你吃你吃。”
  
  奶油慕斯果然还是很想问嘉德罗斯,尽管她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嘉德罗斯,为什么你要答应神呢?”
  
  嘉德罗斯吃完最后一口布丁,“因为他可以帮你稳定力量,啧……如果不是你这么弱,我也不用这么做。”
  
  “你不行吗?”
  
  嘉德罗斯只是看着她,“我只会让它暴动。”
  
  “抱歉……拖累你了。”
  
  “你清楚就好,但不用你做出什么改变,因为我可以保护好你。”
  
  ……
  
  什、什么啊?!
  
  真的是这家伙在胡说些什么!
  
  “既、既然你吃完了就赶紧去休息吧!今晚你会做好梦的!我先回房间了!”
  
  奶油慕斯几乎是马上就起来回了房间,脸特别红。
  
  嘉德罗斯看她的样子就想起了当初她喝醉酒满脸通红还在傻笑的样子。
  
  抱着他不撒手。
  
  “……嘉德罗斯会保护我的,因为我是奶油慕斯。”
  
  最后甚至还……
  
  算了,反正她也是他的。
  
  奶油慕斯关上房门之后就贴在门上,任由甜蜜侵蚀着自己的内心。
  
  她原以为是自己束缚了嘉德罗斯……
  
  可现在看来,被束缚住的……
  
  ——其实是她。
  
  她轻轻念了一遍他的名字。
  
  仅仅是这样,内心的愉悦就已经满溢了。
  
  “我……超喜欢你的。”
  
  “我知道。”
  
  “你知道就……噫?!!”
  
  门外传来年轻人的笑声。
  
  嘉德罗斯最讨厌了!!
  
  
  
  
  
  【后来……】
  
  
  一年后的凹凸大赛被称为有史以来最奇葩的凹凸大赛。
  
  裁判长动不动就喊人渣渣。
  
  神使动不动就去救参赛者。
  
  居然还有神使一起发狗粮!
  
  丧心病狂!!!!
  
  居然还有一位神使和裁判长……!!!
  
  我们怕不是活在梦里的吧?
  
  

  

评论(7)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