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见踯躅

我狗涉,圈名贼多随意就好,
喊我狗侠也可以─━ _ ─━✧
但我希望朋友的备注是,机智聪明可爱无敌漂亮亲爱的阿涉!

Hhhh

上帝玫瑰

☆晚上好,今天玩的超级开心

☆食用说明:

☆嘉德罗斯相关

☆要结束啦!很心疼我的女主角,因此想要在番外里给她一个好结局。结果一不小心差点写的跟正文差不多,但总觉得还有点什么东西应该给她。
后来我给她健康,给她成长。
嘉德罗斯给她名字,把美梦噩梦找到还给她。
总之是个好番外,但是还在想给她点什么


【最终 . 守望玫瑰之人】





  16.
  
 
  原女其实没有多厉害。
  
  【造梦录】里的梦对嘉德罗斯根本没有作用。
  
  根本束缚不住!
  
  原女根本来不及震惊,嘉德罗斯的神通棍就击打过来。
  
  原女用美梦为自己做的护盾一下子就破裂了。
  
  ……
  
  【除非他没有做过梦。】
  
  现在不是分析的时候吧!
  
  她的体力消耗得很快,蛛后那次的后遗症还没全好,惶恐几乎要将她吞没。
  
  【造梦·不死身】: 用一部分元力召唤梦境己身作战,无论多么强烈的攻击不死身都不会受到伤害。作为代价会每一分钟都会消耗元力; 当宿主元力消耗完毕时,不死身消失,伤害会作用在宿主身上。
  
  美梦说过最好不要用这个,但是没办法了,唯有这个能让她有一丝赢面。
  
  原女用【造梦录】召唤一把梦之刃,将元力注入其中,梦之刃完成进阶后,其体积呈几何型增长,外形变得贼炫酷。
  
  嘉德罗斯已经准备好第二次进攻,原女直接迎上了这次更加猛烈的击打。
  
  梦之刃开了些裂痕,原女脸色发白,脸上淡然的笑再也维持不住,有些发狠起来。
  
  “真厉害啊……该说真不愧是被偏爱的玫瑰吗?”
  
  嘉德罗斯眼里收敛了几分漫不经心,稍稍认真起来,“没想到残次品还能扛这一下啊?那么……这一下呢?”
  
  原女的武器大量消耗了她的元力,她现在勉强维持得住不死身,但却几乎举不动自己的武器。
  
  如果不是不死身,仅仅是两把武器交锋之时产生的气浪都足以使她的手臂断裂。
  
  要输了……还是很难看的那种。
  
  哈……真不甘心啊,别人输是丢脸,她是丢命啊。
  
  喉咙里还是痒痒的,几乎是有什么要宣泄出来了。
  
  带着一股难言明的腥甜。
  
  她分神的这一瞬间,嘉德罗斯的神通棍已经洞穿了她的心脏部分,在她的胸腔里横冲直撞,撞碎了肋骨和肺叶,那一瞬间原女的神经还没反应过来。
  
  身体就在叫嚣着要奔溃了。
  
  ……打开那座名为力量的宝库吧,除此之外别无他法了。
  
  她跌坐在地上,鲜血染红了她最喜欢的白色淑女衬衣,她每一口呼吸都带着难以描述的疼痛感,但能呼吸到的空气却越来越稀薄。
  
  在这一瞬间,她的眼睛瞬间被金色填染,所有的伤势恢复如初。
  
  整个人都透出些狂妄的气息,“……真不愧是神看重的继承人啊!”
  
  说着说着嘴里还飘出几片小花瓣。
  
  “啧……现在才想着拼命挣扎,是不是有点晚了?”
  
  【梦之刃·二次进阶】
  
  元力从所未有的充盈,她几乎可劲儿的攻击着嘉德罗斯,但同时她的身体也在加速奔溃。
  
  必须……必须快点解决他!否则就会被他解决。
  
  可心底却有小小的声音,细微却坚定,告诉她——
  
  嘉德罗斯是不可战胜的。
  
  任何意义上。
  
  就连眼睛,嘉德罗斯的金色都要比她的纯粹耀眼多了。
  
  哈……多嫉妒他啊?
  
  明明都是神的孩子不是吗?
  
  明明……本为一体不是吗?
  
  为什么分裂之后会有彼此截然不同的命运呢?
  
  身体渐渐崩溃,即便有再强盛的元力维持不死身也毫无用处。
  
  因为奔溃的是基因。
  
  绝望的心情蔓延到了四肢百骸里,连带着心脏都渐渐被冰冻,血液都要停止流动。
  
  原女视线被一片血红覆盖,然而嘉德罗斯还是那片金色,从未变过。
  
  她那一刻脑海里确实闪过什么片段。
  
  “我的时间,到此为止了……你的名字一定会传遍宇宙的。在此我提前祝福你。”
  
  “——嘉德罗斯!”
  
  直到认真地念出这个名字,她像是忽然抓住了一道光,脑海中霎时间一片清明起来,那从绝望压抑中体会清楚的感情终于被她知晓,正想言明。
  
  眼睛酸得几乎要睁不开,混着血的眼泪顺着她的腮滑下来。
  
  可它打动不了任何人。
  
  不论是冷冷旁观的神,还是审判者艾娃,亦或者作为对手的嘉德罗斯。
  
  “我……”
  
  
  
  17.
  
  【参赛者 嘉德罗斯  击杀  参赛者 …… ,获得对方全部积分。目前参赛者嘉德罗斯排名位于积分榜第一。】
  
  嘉德罗斯注意到刚刚终端并没有播报她的名字。
  
  但这并不是什么值得在意的事情。
  
  他就不该对006这家伙抱有什么期待,还以为能痛痛快快打一场,结果只是抗住了几棍子而已。
  
  还是找格瑞打一架来得爽快!
  
  等会儿就去找格瑞。
  
  
  
  18.
  
  
  在嘉德罗斯想要离开日不落森林之前,艾娃拦住了他。
  
  嘉德罗斯极不耐烦,棍子一抡就抵在艾娃面前,“你最好有什么不让我杀你的理由。”
  
  艾娃的表情极为尊敬,她行了一个极为优雅的礼仪,“殿下,虽然还不是加冕的时候,但是这个,就勉强当做我的祝福吧。”
  
  艾娃手里浮现出一只漂亮的玫瑰,颜色……是她眼睛的颜色。
  
  嘉德罗斯似笑非笑,取走那支玫瑰,神通棍一抡就把艾娃击倒在地。
  
  七体归一,嘉德罗斯的力量强上了一个新高度。
  
  审判者的意义仅在于那场审判,当这场审判结束,审判者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神已经收回了给予她的权利。
  
  艾娃几乎奄奄一息,她怨恨的目光流连于那支玫瑰,“为什么!”
  
  嘉德罗斯淡漠的目光扫过她,最后定格在那支一到他手上,所有的刺就收了起来的玫瑰上。
  
  ——日不落冠冕。
  
  “你的祝福,我收下了。”
  
  
  
  19.
  
  接引光柱只成功回收了【美梦成真】和【噩梦为实】。
 
  【美梦成真】瞎念叨着,“傻白甜啊,你以前说想要变成积分最多的那个人,现在也算是实现梦想啦……对不起啊,最后也没办法陪你把所有的美梦都实现一遍……我其实好喜欢好喜欢你的……”
  
  说着说着粉红色头发的小姑娘就哭了出来,旁边灰色头发的男孩子只是冷淡地看了美梦一眼就闭上眼睛了。
  
  可他捏着蓝色花瓣的手微微颤抖。
  
  
  20.
  
  
  后来日不落森林里,长出了好多好多漂亮的黄色玫瑰,被黄色玫瑰簇拥起来的最漂亮的一枝玫瑰。
  
  那是一枝金色玫瑰。
  
  
  21.
  
  【凹凸大赛预赛结束,恭喜进入前百的选手,请在三日后来到凹凸大厅。】
  
  属于原女的故事,还没翻页看到最精彩的部分就已经戛然而止,丝毫悬念都不曾留下。
  
  属于嘉德罗斯的篇章,才正要开启最精彩的部分。
  
  可惜已经没有那个荣幸去参与了。
  
  谨以那支玫瑰,代替我守望您。
  
  
  22.
  
  如果我曾经向你说出了我的名字,你会念出它吗?
  
  .
  
  你不会。
  
  .
  
  所以我没有名字。
  
  
  
  23.

  晚安好梦,亲爱的原女小姐。
  
  
  【上帝玫瑰 · 完】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