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见踯躅

我狗涉,圈名贼多随意就好,
喊我狗侠也可以─━ _ ─━✧
但我希望朋友的备注是,机智聪明可爱无敌漂亮亲爱的阿涉!

Hhhh

上帝玫瑰

☆早上好,2017的小尾巴我捏住了!

☆食用说明:

☆嘉德罗斯相关

☆开始神仙打架了。不!【就是单方面挨揍】

☆如果做好了坏结局的准备,那我们开始吧!

【5 . 心有觉悟之人】

  
  15.
  
  原女又换了张地图,虽然积分刷的慢了,但是稳妥!
  
  emmm,没错,极北冰原的怪快被她刷满仇恨值了。
  
  她去往的地方是日不落森林,那里面听说有一个隐藏剧情,去了很多人都没成功。
  
  十几个前百的人也折损在这个剧情里,当然也不排除被鬼天盟暗算的缘故。
  
  啧……这个前百是从五十往后数的。
  
  这也导致她的排名往上升到了五十三,就像之前说的,前五十才是真的大佬,很少有变动。
  
  原女在日不落森林里,她正在坚持不懈地刷着变异树妖,终端又弹出一个提示。
  
  原女心里咯噔一下,“这是又刷出仇恨成就了??”
  
  【恭喜参赛者…… 获得变异树妖的仇恨,成功开启隐藏剧情,由于参赛者……实力评测不足,自动与最近的一位参赛者组成队伍,该队伍在成功通过之前不可解除,检测到您低于对方排名,已帮您传送到对方坐标,扣除积分3000。】
  
  原女真的气到想怼裁判球,然而看到了身边的嘉德罗斯之后她整个人就乖巧下来了。
  
  她忽然有个可怕的想法,急忙打开终端,最上方有个组队中的状态。
  
  【嘉德罗斯小队】
  
  ……
  
  吾命休矣对吧?
  
  她之前的那个flag可以去掉吗?!
  
  对方闭目养神的时候她想悄悄溜掉,但是想想估计会被捶死。
  
  她又没有胆子坐在嘉德罗斯旁边,这不仅仅是对方身上的气势。
  
  还有……
  
  距离嘉德罗斯越近,她喉咙就越痒,总感觉有什么东西要跳出来了。
  
  就,很难受。
  
  现在这个距离,不近不远,刚刚好。
  
  “给我好好解释一下,这个队伍是什么?”
  
  头上有种奇异的亲切感,原女一抬头冷汗就立刻下来了,她对神通棍再也亲切不起来。
  
  “回……回大人的话,是因为开启了日不落森林的隐藏剧情又因为终端认为我不够强,就强制组队了。”
  
  嘉德罗斯发出一声不屑的笑,“你还真是好运气啊?不过你的好运,也就到此为止。”
  
  组队状态不可互相攻击,这是硬性规则。
  
  嘉德罗斯的话一针见血。
  
  原女觉得似乎是被针扎了一下,有点疼也有点痒。
  
  “走,去找任务目标。”
  
  “是……咳嗯……”
  
  原女悄悄把那片蓝色的花瓣攥着手心里,跟上了嘉德罗斯。
  
  【美梦成真】也没怎么吱声,就连安慰性的话它也无法昧着良心说出口了。
  
  它有点难过,这届宿主连淘汰赛都没过,这就意味着它得再过三年才能出来玩了。
  
  原女则在反复地思索剧情的时候,终端提示他们已经找到艾娃了。
  
  【你终于来了】
  
  原女才反应过来艾娃是和她说话,看到对方那张和她极相似的脸,原女只觉得脑海里一阵空白,她觉得自己似乎就要抓住真相了。
  
  【没想到一转眼的时间,你已经长得这么大了,虽然我偏心于你,但是神的意思就连我也无法违抗。】
  
  【你懂我意思吧?】
  
  原女干笑一声试图装傻,“我不懂啊哈哈……”
  
  艾娃没法接话,就只好继续念自己的台词。
  
  【我会为你们举行审判,在此之前,你们需要两张资格证,并找到日不落冕冠。】
 
  【你们杀死变异树妖王可以获得资格证,或者你们有了变异树妖族的仇恨也可以找我兑换资格证。】
  
  【日不落冕冠则是变异树妖王守护的日不落玫瑰。请出发去寻找吧。】
  
  嘉德罗斯本来就已经很不耐烦,听得艾娃还有这么多要求更是冷笑出声,“审判?谁给你的勇气?”
  
  原女转头去看嘉德罗斯,对方嘴角上挑,眼神戏谑,手中的神通棍几乎都要抡向艾娃。
  
  艾娃只是微微一笑,嘉德罗斯的神通棍就再也挥不下去。
  
  元力,无法调动。
  
  【是神哦……只要你没有攻击我的想法,你的元力就能用。日不落冠冕是为胜利者准备的。】
  
  嘉德罗斯冷哼一声,重重的击在地下,原女甚至又因此跳起了一下。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啊这?
  
  “我不记得我有给过你这种勇气。”
  
  艾娃冷笑。
  
  【神还没有承认任何一位殿下,虽然您完美继承了神的力量,但您似乎有所缺失?这场审判的意义正在于此!】
  
  所以说,这并非是隐藏剧情或审判。
  
  而是一场手术,将嘉德罗斯缺少的部分填补回来,才是意义所在。
  
  原女脸色已经白得不能再白,只觉得浑身血液都在一瞬间冷了下来。
  
  什么啊……就不能考虑一下她这个 “ 缺失的部分 ” 的感受吗?
  
  ——赤着身子的小小的婴儿
  
  记忆里耀眼的颜色,属于嘉德罗斯,他是七个婴儿里最优秀的那个,尽管他也最小。
  
  每个婴儿似乎都有一部分的性格极为突出。
  
  就好像是……
  
  ——不被当做人看待的实验
  
  就好像是因为人的躯体太过孱弱,所以为了能让人承受属于神的力量,就把这份力量分成七份。
  
  又为了保证每一份的特殊性和活力,所以性格各有不同。
  
  可以这么说,每一个婴儿都是独立的个体。
  
  ——那是一场极惨烈的厮杀
  
  001,003,004恐怕根本不是死于排斥反应,而是做了什么导致了彼此的排斥反应。
  
  对于研究人员来说那是极可惜的,神的基因流失了。
  
  但对于剩下的婴儿来说,流失的部分会注入到他们身体里,开始新一场的厮杀。
  
  剩下的四个婴儿里,006得到了一个部分,007得到了两个部分,002和005什么也没得到。
  
  原来还是逃不过去……
  
  这所谓的宿命吗?
  
  原女只觉得十分疲惫,“你们先聊吧,我先去找日不落冠冕。”
  
  她被嘉德罗斯的棍子挡住,“谁允许你走了?渣——渣?”
  
  “……我只是希望早点结束,我有点累了。”
  
  嘉德罗斯嗤笑一声,“你就这么想死?不如我现在就送你一程?”
  
  原女第一次直视那双耀眼通透的眸子,那真的太漂亮了。
  
  她只瞧了一眼就移开视线,“你要打架的话我也奉陪,只是你肯定不会太爽就对了。”
  
  即便有死的觉悟,但她也绝对不会让嘉德罗斯那么轻易地就得到自己的力量。
  
  绝对……嗯??
  
  她忽然下颚一阵疼痛,嘉德罗斯掰着她的下巴硬生生让她直视着他。
  
  他好看的金色眼睛露出些许怒气。
  
  “那就让我看看你有多厉害。”
  
  
  
  
  
  
 
  
  
  
  

评论(2)

热度(21)